•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焦点 >批判宪政民主 >浏览文章

    导读
    杨光斌出席环球时报2015年年会(摄影记者:赵衍龙)【环球时报报道记者姚丽娟】中国人民大学比较政治研究所所长杨光斌6日下午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说,宪政后面有主义其实很简单的,比如说我们说自由,自由是社会主义的核


       杨光斌出席环球时报2015年年会(摄影记者:赵衍龙)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姚丽娟】中国人民大学比较政治研究所所长杨光斌6日下午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说,宪政后面有主义其实很简单的,比如说我们说自由,自由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之一,但是我们不要自由主义,因为宪政主义背后其实是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等一系列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宪法就是依法办事,宪政和制度学不一样。

      杨光斌表示,依法治国和党的领导不冲突,历史上很多法治国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比如说英美是渐进的法治秩序,法治是它的执法秩序,法治之上没有政治力量。当我们谈宪政的时候,大家主要就是讲的英美,但是除了英美以外,法国、德国包括日本,它们的法是国家主导的法治道路。共产党毫无疑问需要法治,但是它这个法治在某种意义上和法国、德国、日本、新加坡是一样的。我们强调法治很重要,法治是很矛盾的,它一方面限制政府,大家都希望法治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依法治国,以宪治国,可以限制政府。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了,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国家法治都有利于强势利益集团。(环球时报记者姚丽娟)

    责任编辑:浅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