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焦点 >批判宪政民主 >浏览文章

    导读
    次“宪政”之争的实质,就是一些敌对势力,采用偷换概念这一惯用手法,打着“宪政”的幌子,兜售西方的价值观,不是什么概念清晰不清晰的问题。他们不是去讨论“宪政”问题,而是用西方宪政中的三权分立、司法独立

    核心提示:次“宪政”之争的实质,就是一些敌对势力,采用偷换概念这一惯用手法,打着“宪政”的幌子,兜售西方的价值观,不是什么概念清晰不清晰的问题。他们不是去讨论“宪政”问题,而是用西方宪政中的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多党轮流执政和军队国家化等,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2014年第23期《求是》杂志围绕“依法治国”这一主题,刊登了系列理论文章,其中,喻中同志的《为什么不能走西方宪政之路》一文,专门就宪政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汪亭友同志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核心要义》一文也对当前一些敌对势力企图以“法治”为武器、以“宪政”为目标,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卑劣行径进行了批判。这一系列理论文章经求是网推广后,均得到良好网络舆论反响,也对近期的“宪政”之争予以正面回应。

      这次“宪政”之争,有的同志认为是源于《红旗文稿》2013年5月25日刊发的人民大学杨晓青写的《宪政理念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一文;有的同志说是源于2013年《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也有同志认为这是自2012年底起的一系列事件,把“宪政”变成了网络热词。

      这次争论有两个特点:一是概念模糊,宪政否定派、自由宪政派以及社会主义宪政派等派别对概念的分析不够透彻;二是“火药味”太浓,争论过程中充满了人身攻击、人肉搜索和谩骂。总体而言,这场所谓的争论不像正常的学术探讨,而更像一次网络对骂。

      其实,无论讨论什么范畴的学术问题,首先应该把概念说清楚,明确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什么是“宪政”、什么是“西方宪政”、什么是“社会主义宪政”、什么是“宪政梦”都可探讨,但在文章中应该开明宗义指出:“我这里所说的宪政是……”如果没有这样的文章总基调,争论也就永远没有结果,讨论也会变得毫无价值。我们不妨梳理一下近年来“宪政”之争背后较为混乱的逻辑概念。

      2013年6月5日,寒竹在《观察者网》上说:“通过对争论各方的观察,觉得宪政这个概念引起的争论跟这个概念缺乏严格的定义有关。事实上,争论的每一方尽管都是围绕着宪政这个概念而展开,但各方对宪政这个概念的界定有很大的不同。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由于概念上的含混才引起了众多的争论。”《观察者网》在同一天发表余亮的文章,认为“不仅是各路学者,还有性学专家、半吊子军事专家、艺术家也纷纷加入宪政讨论大潮”,“有趣的是,很多大V参与这个论题时,都会主动先说:我也不清楚什么是宪政。”“所以,你搞不清楚各色人等借着‘宪政’这个词到底在说什么。”就是《南方周末》那个所谓的新年献词也只是提及了“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的宪政中国”这样非常模糊的概念。2103年6月26日,舒贝在《求是网》上说“宪政这个概念的不清晰,是造成这场纷争的主要原因,不同立场的言论各执己见,谁都无法说服谁,甚至大家都无法心平气和去讲道理,因为每个人口中的‘宪政’甚至都不是同一事物。在这样的背景下,再多的辩论和讨论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次“宪政”之争,除概念不清外就是火药味甚浓。讨论学术问题要摆事实,讲道理,把“理”讲清楚,才能以理服人。但这次所谓的“宪政”之争,有些人上来就“打棍子”、“扣帽子”,甚至搞人身攻击。《红旗文稿》发表杨晓青的文章后,有些人不是就文章本身的观点进行讨论,而是发动人肉搜索,展开大规模的谩骂、造谣等攻击行为,甚至电话打到人家家里进行恐吓,等等。而《南方周末》的那篇所谓的新年献词,在网络上一经刊发,许多人大概看都没看就发出一片叫好声。

      综合以上两点来看,这次“宪政”之争的实质,就是一些敌对势力,采用偷换概念这一惯用手法,打着“宪政”的幌子,兜售西方的价值观,不是什么概念清晰不清晰的问题。他们不是去讨论“宪政”问题,而是用西方宪政中的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多党轮流执政和军队国家化等,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因为一旦我们采用了“宪政”或“社会主义宪政”的国家表达,把“宪政”当作指导性的基本政治概念,国内自由主义主导的宪政思潮会更加泛滥,境内外敌对势力就有了对这一新提法做出肆意解读的空间,一步一步地来逼迫我们用自由主义的宪政理论主导所谓的“社会主义宪政”。

      我们也可以看出,当“宪政”一词被随意地作为某些命题的缩写版对待时,就会很容易陷入概念含混的是非争议中。这种混淆概念的做法,被境内外一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娴熟地利用和声张起来,借用“宪政”这一最有可能改变中国政治体制的突破口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王牌”,极力宣扬“宪政”的超阶级性和普世价值性。有计划、有预谋,打着学术探讨的旗号,使用偷换概念的伎俩,扰乱人们的视线,掩盖其实质。其背后肮脏的政治目的,就是要在中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如果我们一味地跟着他们的节奏走,结果就是越讨论事情就会变得越混乱!

      当然,我们的许多同志已也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马钟成同志在2013年8月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说“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武器;郑里同志在2013年8月20日的《海疆在线》发文说“宪政”理论是对中国改革的干扰和误导;2013年8月19日,高翔同志也《海疆在线》上发文说宪政潮是对十八大精神的挑衅,等等。他们都指出,敌对势力借用“宪政”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实质,可惜的是没有指出其使用的手法,仍然让人感觉到好像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从而遮掩了人们对“宪政”之争实质的认识。

      以复杂和模糊的概念对一些政治问题进行学术理论包装后再行推销,是一些势力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基本手段。不光“宪政”争论如此,关于“普世价值”,“民主”、“自由”等热点话题的争论也较为类似。面对意识形态日益激烈的斗争形势,我们一定要擦亮眼睛,真正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对待这些问题,分清哪些是正常的学术讨论,哪些是敌对势力蓄意向我们发起的进攻。要把党和人民90多年奋斗、创造、积累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倍加珍惜、始终坚持、不断发展。把学术研究层面的争鸣和意识形态的分歧,结合我国独特的历史渊源和现实境况,进行深入的辨析和澄清。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头脑一定要保持足够的清醒。

    责任编辑:浅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