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历史 >历史推荐 >浏览文章

    导读
    他们的姓名不曾登上光荣簿为后世所铭记,他们的面孔未曾被军功章的光辉映照,但70年过去,他们的背影依旧那样伟岸,闪耀着革命英雄主义的光芒。

    把背影留给祖国

    ■关 泠

    翻开抗美援朝战争那些仿佛已经沉睡的战争纪事,当我试图在时空交错的叙述中,去寻找每一场战斗的历史坐标,从钢与气的对决中,去探索那些血肉之躯的制胜密码时,不觉间随着英雄的足迹回到了炮声隆隆的战场。以追随者的目光看去,在尘封的岁月深处,在血与火的赞歌背后,总有一些模糊的背影闪现。他们的姓名不曾登上光荣簿为后世所铭记,他们的面孔未曾被军功章的光辉映照,但70年过去,他们的背影依旧那样伟岸,闪耀着革命英雄主义的光芒。

    鸭绿江边的便桥曾经留下义无反顾的背影。站在丹东鸭绿江边,可以看到对岸绵延的山脉。70多年前,一支队伍从这里踏上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程。1950年10月19日傍晚,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从安东(今丹东)、长甸河口、辑安(今集安)三个口岸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在其后拍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那张经典照片中,志愿军长长的队伍踏着冰雪走上鸭绿江上游的便桥。这一侧是祖国大地,那一边是朝鲜战场。队伍逶迤开进,向着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向着硝烟四起的战场。看不到战士们的面孔,历史的影像留下的是他们坚定的步伐、义无反顾的背影,以及他们的誓言。一位战士写道:

    我即将奋勇地渡江赴战

    在祖国面前先留下我庄严的誓言

    此去我决不吝惜自己的鲜血

    不打败侵略者我决不回还

    战地照片定格奋力奔跑的背影。1951年2月,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军发起横城反击作战。在一张70年前的黑白照片上,前景是一位正在吹响冲锋号的司号员,而远景,就是那些奔跑的身影。从背影看去,那应该是一些年轻战士,穿着棉衣,手中紧握钢枪,正在翻越积雪的山梁。这张照片记录了志愿军发起冲锋的时刻。此战,我志愿军歼灭南朝鲜军和美军1.2万余人,给“联合国军”以沉重打击。许多参加过这次战斗的美国老兵事后回忆:志愿军的号角,总是带有“地狱的回音”。

    清川江的水面曾经映照奋勇战斗的背影。在抢渡清川江时,突击排的勇士们来不及脱去棉衣就跳到江中。带着浮冰的江水很快浸透了棉衣,如同千斤重的水袋,坠得人迈不开腿。敌人的炮弹不断地在江中爆炸,掀起巨大的水柱。机枪扫射过来,好像一条条红色的火绳。勇士们毫不畏惧,拨开冰块,一边还击一边奋力前进。上了岸,跑了没几步,棉裤冻成了冰棒,两腿不能弯曲。他们就猛地下蹲,把“冰棒”折成了两截,或者干脆脱掉棉裤,奔向火炮,奔向坦克群。枪栓经江水浸泡被冻住了,他们就端着刺刀冲入敌群,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

    攻克的高地曾经屹立过不屈不挠的背影。在192高地,一阵激烈的枪炮声、爆炸声后,两发红色信号弹飞上了天空。志愿军突击队刚刚攻占了高地。后面的队伍爬到高地山腰,在几个弹坑前发现了5名负伤昏迷的同志,不远处坑洼的山路上,还有两个缓慢移动的身影。战士们跑过去,看到两名身负重伤的同志手指插在泥地里,抓住烧焦的土块,正一寸一寸向前挪动着被鲜血染红的身体。战士背起一名重伤员。伤员问道:同志,这是什么地方?战士回答:是192高地,敌人被消灭了。伤员又问:是山顶吗?战士回答:是的,咱们的部队已经占领了高地。伤员仿佛松了口气。望着山顶的方向,战士的心隐隐不安,他第一次向自己的战友撒了谎。但他知道,只有这样,他的战友才能够平静地趴在他的肩头。在战斗前,他亲爱的战友一定是下了决心,只要有一口气,爬也要爬上192高地。

    战友的眼中曾经闪现英勇赴死的背影。在注岩里之战,一支志愿军部队正在追击逃敌。敌军的坦克猛然停了下来,转向志愿军战士开炮。必须炸掉这辆坦克!只要堵住公路,装备笨重的敌人就会成为瓮中之鳖。指挥战斗的团长正准备下达命令,突然看到3个身影正在向敌军的坦克匍匐前进。在距离坦克还有十几米的地方,第一个身影自硝烟中跃起,跑了几步就被弹片击中倒了下去。紧接着,第二个身影跳了起来,但马上也栽倒在地。烟雾中,第三个身影低姿跃进,敏捷地靠近坦克。然而,就在他即将掷出手榴弹时,身边忽然掀起一团黑烟,脚下的草地随即燃起了熊熊烈火。团长正在痛惜之时,只见草地上的火堆里蓦然滚出一团火球,直接冲向坦克。一道白光闪过,随着一声爆响,敌军的坦克醉汉似的晃了几晃,彻底趴窝了。敌人慌乱地从后面的卡车上往下跳,遭到志愿军部队迎头痛击。战斗结束后,在距离敌人坦克仅有几米的地方,团长发现,最后一位勇士的衣服已被烧成黑灰,皮肤灼烤得辨不清面目,而他的一只胳膊还向前伸着,保持着原来投弹的姿势。原来,勇士在被弹片击中后,忍着剧痛,在烈焰中向敌军的坦克滚去,用最后的力气投出了那颗手榴弹。人们仔细搜寻勇士被烧焦的军服,努力辨认那已残缺的面孔,想弄清楚他的姓名,却无法找到任何证明。团长嘱咐身边的同志,一定要好好安葬烈士们的遗体,继续查找他们的名字……

    在朝鲜战场上,还有多少这样的无名英雄?他们从奔赴战场开始,就是抱着为祖国和人民战斗且不惧牺牲的信念,或许直至牺牲的那一刻,他们都不曾想过要留下自己的姓名。他们只在那些战地照片上、军史资料中、战友们的记忆里,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背影。“我们的身后就是祖国,为了祖国人民的和平,我们不能后退一步!”冲锋时,他们将背影留给祖国和人民、留给战友,以果敢顽强、毫不畏惧的精神投入战斗、打击敌人,直至胜利。

    在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同时,侵略者已经占领平壤,继续向朝中边境快速推进,企图在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宣称:平壤的陷落象征着北朝鲜的彻底失败,一切有组织的抵抗已全部停止。因此在他们眼中,在朝鲜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和他们较量了。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第40军第120师和第118师在利水洞、两水洞地区分别与向北推进的南朝鲜军第1师、第6师进入交战。同一天,志愿军第42军先头部队在东线黄草岭地区对北进的南朝鲜军展开阻击。当南朝鲜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溃不成军时,美国人仍拒绝承认中国军队已大规模参战。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更是断言:中国人不会让大批部队渡江去冒遭受麦克阿瑟部队沉重打击的危险。然而,当志愿军的身影出现在美国人的视野中时,真正让他们感到不安的时刻到来了。在龙山洞美骑兵第1师指挥部里,传来通信观察机上观察员的一段话:有两大队“敌军”步兵在云山西边明当洞附近东南的小路上行进,尽管我们的炮弹直落在他们的队伍中,他们仍然不停地前进。“这是我看到的最奇怪的情形。”他说。云山进攻战斗中,志愿军第39军重创美骑兵第1师,歼灭南朝鲜军第1师第15团大部。初次交手,志愿军便重创号称“开国元勋师”的美军王牌师。战后美军士兵回忆说:中国军队的军号声和哨音,听起来令人既恐惧又烦躁。

    志愿军入朝7个多月后,与人民军密切配合,在连续进行了5次战役之后,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击退至“三八线”地区,共歼“联合国军”23万余人。1951年7月,战争双方坐在了谈判桌前。因为经过这一场军事较量,美国当局已经认识到,单纯依靠军事手段解决朝鲜问题已无取胜的可能。在《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军人出身的美国军事历史学家贝文·亚历山大写道:最令人沮丧的是,红色中国人用少得可怜的武器和令人发笑的原始补给系统,居然遏制住了拥有大量现代技术、先进工业和尖端武器的世界头号强国——美国。

    这个令美国人反思的问题,其实答案就在这支队伍里。以“钢少气多”力克“钢多气少”,志愿军将士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条件下,以舍生忘死、向死而生的英雄气概,凭借愈战愈勇的旺盛斗志和高昂士气,与敌展开殊死搏斗,最终战胜了强大而凶狠的作战对手。他们,是30多万名英雄功臣和近6000个功臣集体,更是一个个名字不为人知、却永远矗立在历史长河中的伟岸背影。

    “走向战场,冲向敌人,当他们转身的时候,已经成为英雄。”在一幅记录着抗美援朝战士们冲锋背影的照片下,一位将军动情地写道。70年前的硝烟虽然散去,但警报声仍时常在耳畔响起。我又想起那些永远凝固在长津湖的背影,想起在那张字迹早已洇染的残破纸片上,烈士宋阿毛的绝笔诗:

    我爱亲人和祖国

    更爱我的荣誉

    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

    冰雪啊!我绝不屈服于你

    哪怕是冻死

    我也要高傲的(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这就是中国军人!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他们是为祖国和人民而战,也是为军人的荣誉而战!背影已远,景仰弥高。也许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他们的功勋永世长存!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