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美军在阿富汗已经20年了,当然有大量的亲美势力和和受美国意识形态影响的新一代阿富汗的年轻人。

    阿富汗当地时间8月15日晚上,塔利班已经进入了首都喀布尔并控制了总统府。



    (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总统府)

    塔利班发言人对外喊话,强调阿富汗的战争已经结束,并保证将为所有公民、外交机构提供安全保障。


    8月16日凌晨,阿富汗前总统加尼(不知道这么称呼对不对),在脸书上发文,承认自己已经离开了阿富汗。


    阿塔最高政治领袖巴拉达尔发表视频讲话称,“考验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我们推测一下阿塔最高政治领袖说的考验是什么?


    外界最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塔利班在接下来能否稳定阿富汗的局势。我们粗略的把问题分为阿富汗国内的现状和外界对阿富汗政局变化的反应两个部分。


    塔利班有一个政治口号是:“不允许他人干涉阿富汗事务”。而美军在阿富汗已经20年了,当然有大量的亲美势力和和受美国意识形态影响的新一代阿富汗的年轻人,看西方媒体报道,为美军和北约军队提供翻译服务的就有2万阿富汗人。


    在8月15日晚上,喀布尔机场挤满了打算逃离的阿富汗人。准备跑路的人群在机场从半夜一直到了16日的白天。


    根据一些喀布尔机场现场的视频,和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军开枪至少打死了2个准备逃离的阿富汗人。


    塔利班是否能够想出一个政治解决,或者说政治和解的方案,并且贯彻落实下去,这对阿富汗未来的局势是最重要的。这也将缓解阿富汗周边国家面临的阿富汗难民涌入的压力。


    塔利班接下去面临的第二个阿富汗内政问题,是物资、食物、经济。


    原先的阿富汗政府实际上就是靠国际援助过日子的,70%的财政支出依靠外界援助。阿富汗大部分地区都是塔利班和地区部落合作控制、割据,原先的阿富汗政府实际上税收收不了多少。阿富汗大概三分之一的小麦需求要靠进口。


    相比内部的现状和困境,对塔利班来说接下来真正的麻烦,是美国、西方国家对阿富汗政局变化的看法和他们的态度。


    简单来说,在美军和北约军队撤离之后,原本西方扶持的阿富汗政府一溃千里,塔利班只用了十天时间,就攻占了十几二十个阿富汗省会城市,并拿下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路上政府军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几乎没有在哪个城市出现重大的战事。


    在政治上解读这10天以来在阿富汗发生的事情,只能解释为美国或者是西方的干预,在阿富汗遭遇了重大挫败,阿富汗人民不认可美国扶持下的原阿富汗政府。阿富汗局势发生重大变化,这就是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



    但这些基于事实的正常人都会得出的政治解读,让大部分的西方媒体、西方政治学者、西方一些政府官员感到了羞辱。阿富汗的局势变化,实际上就是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干预其他国家内政这个模式的否定。甚至于在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对“西方意识形态具有普世性”这种论述的否定。


    我们看到这几天来,大部分的西方媒体、西方政治学者、西方一些政府官员对阿富汗政局变化的反应。



    第一个,他们非常慌乱,不知所措(速度太快)。参与阿富汗战事的西方联军最高峰时期超过了50个国家,简单来说美国是遭遇了第二个西贡时刻,而其他西方国家遭遇到了第一个西贡时刻。



    第二个,他们把责任推向了拜登,说美国撤军没有和北约联军商量好完整的计划和执行细节,太仓促缺乏全盘考虑。甚至有些国家的官员说他们是不同意撤军的。西方媒体和政治学者担心,这事儿会在未来影响美国领导的西方政治和军事上的合作。


    第三个,他们担心,美国会再一次面临恐怖袭击。


    第四个,他们担心,美军撤离,阿富汗政局的变化会让日本、韩国这样有美国驻军的国家,对美国的军事安全承诺产生怀疑。他们中也有不少人点名的台湾省。


    第五个,他们担心中国和俄罗斯会在阿富汗获得重大的影响力,最终会导致中国在中美竞争中获胜。


    以上这些综合起来,就是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大部分媒体、政治学者、部分官员,对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事情感觉到羞辱的原因。有人是认为撤军没错,但撤军的执行方式错了,甩锅拜登。也有人是干脆认为撤军本身是错的,拜登的决定会对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存在、政治合作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甚至于现在这个阶段就炒作“美国会再一次面临恐怖袭击”这种威胁论。


    那么问题来了,面对阿富汗政局变化,如此慌乱的西方、如此慌乱的美国,接下去会干什么?会不会选择在阿富汗重开第二局?


    阿富汗已经历经了40多年的战乱,他们国内的经济、生产、粮食供应、税收财政等等,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再也经不起继续折腾了。在钱和物资方面,阿富汗都需要国际社会共同援助。


    美国如果选择在阿富汗重开第二局,甚至于只要美国因为感觉到羞辱,开始制裁阿富汗,开启长臂管辖限制阿富汗对外交易,那对阿富汗人民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也会对塔利班稳定阿富汗局势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那美国在什么情况下,不会选择在阿富汗重开第二局,不会选择制裁阿富汗,开启长臂管辖,限制阿富汗对外交易呢?


    第一个,国际社会有共识。阿富汗周边国家和中美俄德法英等国家,可能需要组建一个多边机制,共同为阿富汗恢复秩序提供一个良好的国际氛围,并为阿富汗人民提供必要的物资、粮食上的帮助。


    第二个,中美要有共识,尤其是拜登要顶住美国国内的压力,不能被美国国内“与中国竞争”的“政治正确”给带跑了。


    第三个,美国和塔利班并不是不能展开合作,这十天来,其实塔利班相当克制,军事上没有和撤退中的美军发生什么严重冲突。拜登需要坚持美国撤军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团结美国国内支持者的力量。


    第四个,塔利班需要证明,他们能快速稳定阿富汗局势,和阿富汗亲美派共存是可能的,在未来不会出现大规模的难民潮,也不会出现更多的人道主义危机。


    第五个,美国为首的大部分西方媒体和政治学者,需要承认错误,需要认知美国军事干预其他国家内政,本身就是错误的。很多现在感觉到羞辱的西方媒体、政治学者都需要联手塑造一个类似过去“越战结束后,美国反思”的社会舆论氛围。


    大概做到以上这些,3000多万阿富汗人民停止战争实现和平的一致心声,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对阿富汗未来和平局面的共同期待,就有了成为现实的基础。


    我们要以乐观的心态,期待阿富汗的和平稳定;同样也要积极采取国际多边主义合作,国际社会一起说服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为实现这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