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时事评论 >浏览文章

    导读
    一“精日男子”在车身粘贴美国国旗的同时,于车辆后窗粘贴“日本731部队必胜”的标语,引发市民和网友震怒。

    导语:截至目前,那个粘贴“日本731部队必胜”的江苏南通车主,还未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近年来,在中华大地上"精日"分子层出不穷,不少甚至是歌颂日本军国主义、美化日本侵华战争的"亲法西斯分子"。似乎因为处罚太轻,甚至可能根本没有被处罚,进而导致了这一群体越发猖狂。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原创,作者刘斯郎。

    岂有此理,无法无天,简直败类! 

    9月27日,在江苏南通街头,一“精日男子”在车身粘贴美国国旗的同时,于车辆后窗粘贴“日本731部队必胜”的标语,引发市民和网友震怒。

    目前涉事车主及车辆已被当地交警找到,车主当场服软并在交警的要求下撕下了相关敏感性标语。但从目前公开的已知消息来看,车主仅是受到了现场的教育批评与人车控制处理,暂未有任何法律层面的严厉指控或起诉迹象。

    南通交警最新的回应显示:正在调查,人车均已控制。

    至于该精日车主力挺的"731部队"到底是啥,我想已经不用我们做太多的解读了:它是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布下的"人间炼狱",曾将中国活人用做残忍的人体实验,并得出"人体70%是水"的结论。

    江苏南通的这位车主,公然粘贴、宣扬"731部队必胜"标语的行为,显然是逾越了社会道德底线、扰乱了社会公序良俗,甚至可以说是严重的亲法西斯、歌颂法西斯行为,是反人民、反民族、反全人类的罪恶之举。

    据悉,此类事件如发生在德、法、奥等西方反法西斯主义国家(例如宣扬纳粹精神,粘贴纳粹标志等,行希特勒礼等),当事人必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刑罚,包括但不仅限于罚款、拘押等,甚至会面临长达数年之久的牢狱之灾。

    相比于西方国家和周边韩国等反日本军国主义的国家,很显然的一点是,我们在这一方面做得还不够,以至于近年来各种精日行为、宣扬法西斯侵略精神的行为频频出现。

    从厦门大学精日高材生洁洁良,到湖北大学精日教授梁艳萍。

    从国科大美化日本侵略的高材生季子越,到网络科普大V洗白日本731部队。

    从参拜靖国神社的网络名嘴高晓松,到连年打卡靖国神社的演员张哲瀚。


    从穿日本旭日旗拍照的明星赵燕子,到2021年的918纪念日当天穿和服挑衅国人的攀枝花女大学生;从斥巨资建设的大连日本风情街,到不让中国人穿汉服的苏州日本风情街……

    一桩桩,一件件突破底线的事情不断发生,是我们对这些精日、亲法西斯精神的行为太过宽容。

    南通的“精日车主”的问题不仅仅是“精日”这么简单,精日只是精神上的病态问题,我们没必要过于上纲上线。但南通的这位车主粘贴、宣扬731部队相关标语,并呐喊“日军必胜”的行为,已经是明显的公然挑衅民族情感底线、支持反人类法西斯主义,这不是简单的“批评教育”就能了事的,否则,这些乱来的社会蛀虫和人类公敌,会越来越多!

    此前,高校教授梁艳萍,连续多年在讲台和互联网上宣扬日本军国主义精神,点赞日本的侵略历史,却只受到了“停职处罚”;国科大精日研究生季子越,不仅歌颂日本侵略者,还用侵略者的口吻辱骂国人,最终也就是开除学籍而已。

    然后呢?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更可悲的是,一些批评、谴责精日分子的媒体人,还被人为“处理”掉了。

    上图:2020年,《新民周刊》小编因批评造谣作家方方、精日教授梁艳萍而被该刊物内部撤职。在妖风的鼓动下,批评造谣作家和精日分子,变成了某些媒体小圈子里的“一种错”。

    历来对精日分子、亲法西斯敌人的“包容”,对他们罪过的“轻描淡写”,以及对批评精日分子、批评歌颂法西斯精神的媒体人的苛责,逐步加剧了这一问题群体的猖獗。以至于如今,这些败类在举着标语和我们讨价还价,批评我们“不包容”,甚至出现了精日分子、亲法西斯现象批评不得、批评了就可能被商媒封喉的离奇现象。

    内有小鬼,要慢慢清理;外有狂徒,要严肃处理。只有这样,才能天朗气清。既然西方人能做得到,我们又有何不可?

    这绝不是可以讨论“包不包容”的问题,这种事情没有可商议的余地。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有法律法规可依,如果没有,那就要加强完善,如果有,那就要严格普及和实施。当然,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希望,社会管理层在治理这方面问题的时候,能够逐步完善机制,细化到入刑多久、如何定性的细节上,不给法西斯敌人兴风作浪的可乘之机!

    至少直到2021年9月27日的今天,这个概念于社会大众而言,还是模糊的,这是不应该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模糊的概念存在,才给了那群败类逍遥的可乘之机。

    希望未来,这些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精神的精日分子,都能被绳之以法!

    上图:湖北大学对“亲法西斯精神”、“歌颂日本军国主义”的梁教授的处罚,仅仅只是停职处理。这是可悲的,希望未来,能像欧美国家一样,对这类人施以法律的重拳。

    扩展思考:

    一些明显的、有着明确目的性的、反社会、反人类事件的发生,通常不是简单的偶然事件。在批评、谴责各种精日行为出现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思考这种现象为什么会集中、连续地出现,是否是有来自西方的第三只手推动东亚地区的紧张局势?是否有人想从中渔翁得利?

    我们需要理性并克制地看待这一问题。但理性克制并不代表放纵乱象的存在。而目前来看,从法律层面从严制裁“精日亲法西斯乱象”,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有效手段。(全文完)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