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两名加拿大间谍被驱逐出境,有人质疑,为什么不让他们在中国服刑?还有人说这是一种人质交换!

    两名加拿大间谍被驱逐出境,有人质疑,为什么不让他们在中国服刑?还有人说这是一种人质交换!


    其实,把间谍在审理结束后,直接驱逐出境,这是一种现代流行的处置方法。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间谍:



    一、康明凯工作的机构是什么性质的组织?


    根据维基百科,康明凯(英语:Michael Kovrig,1972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英文系、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国际事务硕士学位。之后担任加拿大外交官,在北京、香港、以及纽约联合国总部从事外交工作,曾任加拿大驻华大使馆一等秘书兼副领事,之后担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络员以及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中国分析师。2017年2月,加入国际危机组织担任东北亚高级顾问。


    根据有关报道,2017年至2018年间,康明凯凭伪造商人身份虚构经商事由进入中国大陆,在北京、上海、吉林等地,通过关系人迈克尔·斯帕弗搜集了大量非公开的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等信息,并据此撰写分析报告。


    海外一些媒体,指责中国捏证据。那么我们来看看康明凯服务的“国际危机组织”是什么样的背景


    按照维基百科公开的说法:国际危机组织 (英语: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缩写:ICG) 是一个 非营利组织,也是一个 非政府组织。国际危机组织总部设在布鲁塞尔,而宣传办公室设在 华盛顿特区 (其法定宣传办公室位置), 纽约, 伦敦 及莫斯科. 该组织目前拥有17外地办事处 (分为 阿布贾, 阿曼, 比什凯克, 波哥大, 开罗, 可伦坡, 达卡, 杜尚别, 伊斯坦布尔, 雅加达, 喀布尔, 加德满都, 内罗毕, 太子港, 普里什蒂纳, 首尔 及 第比利斯), 则分析师工作在超过50个受危机影响的国家和地区的跨越四个大洲。


    看上去似乎高大上,但是我们继续看,问题来了


    国际危机组织领导者是由英国的欧洲联盟委员会对外事务委员彭定康委员与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托马斯皮克林,其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00年1月以来一直是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加雷思埃文斯。


    投资者和慈善家乔治-索罗斯为该组织提供了种子资金并继续支持它。第一个提供财政支持的政府代表是芬兰总统马尔蒂-阿赫蒂萨里,在1994年3月。同年,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加雷斯-埃文斯(Gareth Evans)认捐了50万美元。


    看到这些人名没有:索罗斯、彭定康、皮克林、埃文斯,这都是大名鼎鼎,公然支持在全世界搞颠覆的西方政治人物啊。



    网上还有对他们的批判


    2010年,汤姆-哈泽尔丁在《新左派评论》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认为,ICG "以独立和无党派为风格,但却一直支持北约的战争,受到跨大西洋的盛赞"。2007年《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将ICG描述为 "自由派",并对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提出批评。


    2013年4月,ICG向缅甸总统吴登盛颁发了 "追求和平奖",并在颁奖仪式上公布了人权观察关于吴登盛政府进行种族清洗的报告,这引起了争议。


    2014年,《第三世界季刊》出版了一期关于ICG及其在冲突知识生产中的作用的特刊,对ICG进行了10次单独的批评,内容包括它对外交政策制定者的影响、"制造 "危机以及它在收集研究时采用的方法。在这期杂志的导言中,ICG的简报和报告被描述为在政策制定者中具有 "普遍良好的声誉",它还指出,虽然从事冲突研究的学者经常引用ICG的分析,但关于ICG本身的学术研究却很少。


    危机组织从政府、慈善基金会、私营公司和个人捐助者那里获得了赠款。在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的财政年度中,其 43% 的资金来自(西方)政府、31% 来自(主要是索罗斯和美国民主)基金会、22% 来自私营部门、2% 来自实物捐助和 2% 来自投资收入。


    在 2014 年第三世界季刊的一篇论文中,社会研究员 Berit Bliesemann de Guevara 写道,ICG 的巨额预算是其活动的必要条件,尽管与政府研究机构相比规模很小。她指出,“批评者认为,不是 ICG 的资金数额,而是其资金来源,这为西方政策制定者的宣传打开了大门,同时(可能)损害了 ICG 的政治独立性”。她指出,ICG 通过其广泛的捐助者“违背了捐助者和报告之间简单、直接联系的想法”。


    大家可以看看这么一个背景、资金来源的机构,会是一个普通的NGO组织么?


    那么康明斯为他们工作,你们还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么?


    再看看海外媒体的报道



    这就是一个职业间谍。



    二、迈克尔·斯帕弗又是什么样的背景


    根据公开资料,迈克尔·斯帕弗是“长白山文化交流中心”(Paektu Cultural Exchange)主任,该组织的目的是促进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投资和旅游。斯帕弗还曾在平壤担任一家加拿大非政府组织辖下机构的教师以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吉林省延吉市开设学校


    迈克尔-斯帕弗出生在安大略省多伦多市。他拥有卡尔加里大学的国际关系学位,专注于朝鲜半岛和东亚研究,并曾在韩国江原国立大学学习国际贸易和政治学。斯帕弗能说流利的朝鲜语,包括朝鲜方言,以及法语。


    Spavor与朝鲜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001年,当时他第一次访问朝鲜。2005年,他成为一个位于温哥华的非政府组织的总经理,并在平壤的一所附属学校做了六个月的教师。同年,他在平壤遇到了美国脱北者詹姆斯-约瑟夫-德雷斯诺克。斯帕弗与金正日的日本前寿司厨师藤本健二是朋友,他于2016年初在日本第一次见到藤本健二,并于2016年4月再次见到他。


    (如果这不是有意接触,鬼都不信)


    2010年至2013年,斯帕弗在平壤项目工作,这是一个加拿大非营利组织,组织朝鲜人的教育交流,并为海外的朝鲜学生提供奖学金,2015年他创立了白头文化交流公司。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要不是间谍,那就是活见鬼了



    三、为什么不让他们服完刑期呢?这是人质交换吗?


    有人问,为什么直接将他们驱逐出境,而不是让他们服完刑期再驱逐出境呢?

    还有人说,这是人质交换。


    按照中国的相关公告:“经有关部门确认和专业医疗机构诊断,并由加拿大驻华大使提供担保,于9月25日分别对两名被告人依法作出批准取保候审的决定和中止审理案件的裁定,由安全机关执行取保候审。”


    实际上,在和平年代,驱逐间谍是一种惯例。


    通常我们说的外国间谍,都是指出外国派过来的对方情报人员,是为某个国家服务的外国公民,比如这里介绍的两名间谍,就是为某国服务的。


    间谍罪行有个特点,就是他们执行的其实是国家任务,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不是常见的因为个人原因实施的犯罪


    外国派遣的间谍犯罪,与他们在对方国家发展的间谍人员犯罪,性质不一样的。在所在国发展的间谍,大多数是因为钱财等欲望,实施的背叛国家行为,是个人行为。


    所以,在对外国间谍量刑的时候,需要考虑到他们背后的国家因素,而不是普通的刑事判决。


    通常在两国关系开始缓和的时候,或者说为了避免影响到两国关系的时候,世界各国都会对外国间谍进行低调处理。最简单的是直接驱逐出境。


    只有在两国关系恶化情况下,才会对外国间谍进行重判。


    就当前的大局来说,美国已经多次派高级官员来华访问,提出希望改善中美关系,即便是内容很扯淡,但是这也是一种好转的势头。


    所以中方也需要做出一点表示,对吧!


    把两个已经被抓的间谍,送回去,还能节省我们的一些粮食,没错吧?


    这是一种向对方示好的行为。


    1971年7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他希望中国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释放美国飞行员。文件显示,他是这样对中国前总理周恩来说的:"这不是要求,只希望您高抬贵手。"周恩来当时对此不置可否,只表示会继续研究。


    但是不久之后,一名在朝鲜战争中被击落,以间谍罪被判无期徒刑的美国军人唐尼就获得减刑,改判5年监禁。后来,尼克松访华承认唐尼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间谍后,中国就释放了唐尼。


    有关文件显示,那些被中国扣留的美国飞行员在尼克松访华后都先后得到释放。


    你能说这是一种交换么?即使不释放这些飞行员,在当时美国政治的迫切需要下,尼克松依然会来中国访问。


    但是这些飞行员,是执行美国的国家战争任务被中国抓起来的,所以为了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向对方表示我方的善意,释放他们就是一种态度。



    我们的人员,被你们使用所谓的“长臂管辖”的嫌疑名称,失去了人身自由。你们的司法必须纠正错误,释放我方的人员。


    我方基于两国关系回暖,释放证据确凿的你方间谍,这是我方对你们国家表示的善意。


    所以,这个真的不是什么人质交换。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