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读史明鉴 >浏览文章

    导读
    既缺乏游击战法的研究和使用,更缺乏群众基础,不能把纪律一以贯之。同时还有很致命的一条,就是军统不能跟我党搞好关系,往往忙于内斗。


    1938年2月,为策应津浦路作战,日军第14师团,在师团长土肥圆贤二的指挥下,向河南安阳地区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目标直指漳河以南、黄河以北的整个豫北。


    宋哲元第1集团军有近十万大军,数量远胜于敌,更有坚固的国防工事可资依靠,却一败涂地,闻风而逃。


    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痛斥宋哲元何以不战而退?宋哲元竟声称:“应力求避免与敌决战,以免部队作无谓的牺牲!”


    正面战场崩溃,轮到敌后战场上阵了。


    问题来了,有朋友会问:国民党还打过敌后游击战吗?


    请您不要低估蒋介石的军事素养,经历过四次“围剿”中央苏区的失败后,1933年蒋介石就发现红军的“游击战”很厉害,提出“以赤匪的战术才能消灭赤匪”,并将红军的游击战术概括为四句话:“轻装急进,便装远探,秘密敏捷,夜行晓袭。”



    当然这比毛泽东同志1929年提出的“游击战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晚了四年时间。


    但我们也可由此看出,国民党军和他的指挥者蒋介石,绝非弱智。


    第五次“围剿”之前的庐山军官训练团上,就要求“特别注重爬山射击及游击战术。”


    抗战爆发之初,许多参加过“围剿”红军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对于红军的游击战术也很推崇,胡宗南和关麟征就公开提出:“只有用红军打我们的战术,才能打倒日本!”


    1937年10月,一战区游击司令部干部学校正式开学。学员全部来自豫北各县的初高中生,主要学习步兵操典、野外勤务、游击战术、孙子兵法、筑城教范、爆破知识等军事课程,以及领袖言行、抗战必胜沦、敌后政治工作等政治课程。



    豫北战役吃紧,正在新乡办学的一战区游击干校,向辉县的太行山区转移。


    在薄壁镇吃完午饭,队伍继续前进。有个叫张庭桷的区队长,从村民家牵了头毛驴,驮着自己的行李等物。大家见了十分惊讶,这不是明抢吗?不是大会小会,一再强调严肃纪律,爱民如己,不许扰民害民,不是说抗日军人要学习岳武穆之精神吗?


    教育长陈伯庭发现后,立即上前拦住,大发雷霆地说:“谁叫你牵老百姓的牲口?”


    张庭桷马上立刻认错,陈伯庭说:“军队有铁的纪律,错就不行!”


    这边说着话,顺手就从腰中掏出手枪,对准张庭桷的头部,扣动扳机,只听乒的一声,机头落下,但没有响,是个瞎火。


    张庭桷笔直地站着,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流,差点没吓尿裤。


    司令部很多军官趁势一起上前讲情,陈伯庭才忿忿地:“立即把牲口给人家送去,饶你这一次,下次可不行!”



    随后,陈伯庭叫全体师生集合,开始讲话:


    “安阳、新乡、焦作,都已陷入敌手,我们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同学中,不知谁哇的一声哭出来,顿时哭声一片。陈伯庭大喝一声:


    “哭有什么用?日寇是阴险狠毒的,不但想亡我们的国,还想灭我们的种。只有挺起腰杆,学好本领,消灭一切侵略者,不达目的,绝不终止。”


    讲完话,同学们不哭了,群情激昂,大家一起喊起抗日口号。


    这是一支军统武装,隶属于一战区游击司令部,司令就是军统河南站站长刘艺舟,戴笠的黄埔六期同学,军统前身复兴社的早期分子。


    既然是军统的人,所有人都要加入复兴社,宣誓“拥护领袖,效忠党国,遵守纪律,服从命令。如违誓言,愿受最严厉的制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学生毕业以后,分发军统河南各游击队,除担任军事职务,如副官、排长外,还有人担任营训导员或连指导员。



    听起来不错吧?


    但问题是这支武装的纪律和政工工作,没有制度保证,陈伯庭这样的领导太少见。


    刘艺舟去重庆汇报工作,被蒋介石以军纪太坏抓起来后,这所学校也就散帘子了,陈伯庭去重庆后也没再回来。


    军令部长徐永昌曾经在日记中,谈及国民党游击队的问题,很关键的一个词就是“危害人民”,认为游击队没有纪律,跟伤兵一样坏,“未游击敌人先害及人民。”


    抗战期间,国民党军曾有100万游击队,太行山里也曾有军统的游击队,但他们的问题都一样:


    既缺乏游击战法的研究和使用,更缺乏群众基础,不能把纪律一以贯之。同时还有很致命的一条,就是军统不能跟我党搞好关系,往往忙于内斗。



    当然他们自己也忙于内斗,刘艺舟能当上这个司令兼校长,就是搞掉了他的前任,同为复兴社“老同志”,军统河南站最早拓荒团队领头人的黄埔一期老大哥萧洒。


    不知道大家看出来国民党游击战的问题了吗?


    同为游击战法的运用上,毛泽东同志强调的灵活运用,我只要求大家“分散做群众工作”,搞好群众关系,有了群众基础,怎么打都行。


    微操大师蒋介石不这样,他最怕不可控,顶好一个电话就能控制到基层。


    所以蒋介石一再强调:“所谓游击战,实在是正规战之一种,一定要正式的部队,尤其要是纪律好、精神好、战斗力强的正规部队才能够担任。决不是临时集合民、枪编成队伍,就可称为游击队,就能够胜任游击战。”



    说到底,这也是管理学上的一个绝佳案例,领导是否放手基层,是否相信基层,相信群众,相信下面的同志有智慧,比自己聪明,起码不比自己蠢,只有如此,下面才有积极性,才能做好工作,才能干出“花”来。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必须懂得授权给下属,真正的管理是通过他人完成工作。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