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西方将自身现代化经验吹嘘成只此一家、包治百病的“神药”,实际却是害人不浅的“假药”乃至“毒药”。


    现代化是全人类的普遍追求,先实现现代化的西方国家一直鼓吹“现代化道路仅此一条”,到处宣告“此路是我开,必须跟我来”。可现实却是,听从西方说教的发展中国家误入歧途、无路可走,现代化尝试纷纷失败。




    西方锁定现代化路径、垄断现代化定义、鼓动发展中国家走西式道路,绝不是善心大发,想让更多人过上和他们一样的好日子,而是为其扩张政策服务,为百病缠身的西方经济输血,维护“中心—边缘”的不平等秩序,让西方可以永远高高在上。


    西方将自身现代化经验吹嘘成只此一家、包治百病的“神药”,实际却是害人不浅的“假药”乃至“毒药”让我们一起诊断西方现代性的八大病症。




    西方现代性曾经标榜“科学”“理性”,但特朗普上台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社会近乎病态的偏执与反智让世界大跌眼镜。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最新民调显示,52%的特朗普支持者和41%的拜登支持者认为,将国家一分为二、红蓝州各自建国会更好


    民主共和两党选民不可调和的政治偏执与分裂让美国精英忧心忡忡,著名政治学者罗伯特?卡根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万字长文《我们的宪法危机已经到来》。卡根说“美国将进入民主崩溃的黑暗世界”,他把这个时间点准确地设定在2024年11月下次总统大选特朗普“复辟”时。


    美国人的反智更让人瞠目结舌。7000万人顽固拒打疫苗,“疫苗中有监控人脑的芯片”“5G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罪魁祸首”“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人工合成”,这些骇人听闻的阴谋论登堂入室、大行其道。为什么一个科学最发达、盛产诺贝尔奖的现代国家,会出现如此愚不可及的现象?

    《未来简史》的作者、以色列历史学家赫利拉说,未来只剩下两种人——智神与废人。而在美国,未来已来,美国人分成少数知识精英与越来越多被抛弃的反智大众,而大众又分成两个极端阵营。


    西方现代性立足于自私利己的个人主义,从来就没有包容所有人的集体概念——人民,人民缺位的代价就是精英的背叛与大众的分裂。





    资本是现代化的重要工具,但资本一旦失控,就会反噬现代化。上世纪80年代开始,西方全面加速金融化,投喂出金融资本主义这只超级怪兽,这群快速吞噬社会公平的 “癌细胞”。


    一部介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美国纪录片,清晰展示了当时奥巴马政权刚刚诞生,金融资本迅速接管了新政权的财金重要职位,制定了规模空前的华尔街拯救计划,让大选时激动人心的“变革”口号变成了赤裸裸的劫贫济富。


    纪录片《监守自盗》追访了华尔街投行为代表的全球金融业巨头、监管部门官员和国会议员、财经记者、经济学家,告诉世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是一次“监守自盗”催发的事故。2011年,《监守自盗》获得第83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


    《纽约时报》文章指出,疫情发生后,当无数工厂商店关门裁员,数千万人挣扎度日时,金融交易却如烈火烹油,富人已收割数万亿美元。西方现代性的语境中,上帝已死,资本封神,对资本的任何规范约束都成为反现代的“政治不正确”,公平被无情地扼杀了。






    西方现代性把人性解放无限上纲,却忽视了人性的复杂,不再甄别善恶、公私、义利,而是一味放纵个人私欲。


    义利兼顾、公私两济本来是人类文明的常态,但在资本主义特别是过去40年新自由主义的浸淫下,美国语境中的公私关系彻底扭曲,公有、公心、公德这些概念被污名化,成为“专制”“独裁”的代名词,私有、私利、私欲则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


    在美国,连监狱也被私有化,成为一门肮脏的生意和个人牟利的“印钞机”。据统计,只占世界总人口4.2%的美国,却有着22%的世界监狱人口,私人经营着200多家监狱,替政府关押犯人近12万。


    2010年12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奇诺州立男子监狱人满为患。


    美国记者肖恩?鲍尔通过在监狱卧底,揭露出美国私营监狱的暴力、虐待、性侵、腐败。无节制压榨犯人的强迫劳动和借监狱捞金的幕后交易,展现了资本逐利下道德的沦丧。






    自由堪称西方现代性皇冠上的明珠,然而脱离了责任与自律,自由就是自私,自私残害生命。


    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痛心地指出,美国虽有强大的疫苗生产能力,死亡率却高得惊人。这是由于每个人都只顾自己,捍卫不戴口罩的自由、参加大型集会的自由、不接种疫苗的自由和感染他人的自由,却从不履行作为社会成员的责任,不带有一丝关爱他人的温情。


    2021年9月,一位美国人在华盛顿特区国家广场参加“在美国:记住”(In America: Remember)展览,为她因新冠疫情丧命的双亲哀悼。艺术家们在这场展览上竖起了60多万面白旗,以此纪念在新冠疫情中死去的人,每面白旗代表一条生命。


    疫情发生后,美国“选择性救治”新冠患者,感染新冠的社会边缘群体在孤独绝望中死去。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在接受采访时大言不惭地表示,老年人应该牺牲生命换取美国经济重启。


    19世纪匈牙利诗人裴多菲曾热情讴歌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然而,今日西方,口口声声“爱自由”,其实只是“爱自己”,捍卫的是我的自由(私),牺牲的却是他人、老人、穷人的生命!





    西方在现代化进程中,贪婪追逐资本利润,忽视对自然的尊重与对生态的保护,早期是“先污染后治理”的歧路,后来又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搞“污染转移”“垃圾输出”。


    上世纪,发生在西方国家的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伦敦烟雾事件等“世界八大公害事件”均给人类历史留下惨痛的记忆。如今,西方国家不仅通过低端产业转移向不发达国家排污,还热衷于主导气候变化议程。


    然而,西方的现代生产生活方式使其减排努力注定困难重重、虚多实少。从京都议定书到巴黎协定,美国已经“两进两出”气变议程。


    美国一座燃煤电厂


    美国喜欢给别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定规则,但一旦要约束本国资本利益、限制美式生活方式,立马成为规则的破坏者。


    拜登政府积极主张应对气候变化,但其承诺的可靠性令人生疑。环保专家卡西?西格尔讽刺道:“联合国‘红色警报’气候报告发布才一天,拜登就敦促欧佩克增产石油。他还不如亲自去加州再多点燃几场山火。”






    西方鼓吹自身现代化道路至善至美,已经“终结历史”,但世人永远无法忘却资本原始积累建立在残忍血腥的奴隶贸易和对外殖民上,无法忘却霸权争夺引发一次次世界性战争和冷战。


    美国今天对中国崛起的阴暗心理,正是源于这样的历史记忆,源于对霸权易手而被清算的恐惧妄想。


    美国天天讲和平,但它眼中的和平,不过是各国对于霸权的归顺、诚服。美国眼中的规则,不过是对霸权合法性的背书,对忤逆霸权的惩罚。


    和平发展是人类共同价值、共同诉求,而美国从来不承诺走和平发展道路,其忠实盟友日本的所谓“和平发展道路”也是以寄生于美国的进攻性霸权为前提,日本的“无核化”是以美国率先使用核武器为前提。


    然而,即使这样的美国霸权也满足不了另一个同文同种的盟友澳大利亚。美英澳同盟要为澳大利亚引入核潜艇,公然制造核扩散风险,导致“澳核问题”浮出水面,破坏东南亚无核区建设,散布冲突对抗的政治病毒。美国霸权在人类和平的史书上又写下可耻的一页,留下卑劣的记录。



    澳大利亚把自己绑上美国的核武库,恐怕还是不能在大海中自由自在,搞不好还会“溺水”。






    西方现代化理论认为,只有西式民主才能促进现代化的发展繁荣,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是现代民主的唯一形态。美国现代化理论学者巴林顿?摩尔甚至宣称:“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民主。”


    而现实证明,西方鼓吹“一人一票”的抽象程序民主,实际上却是“一美元一票”的资本操控盛宴,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所说的“1%拥有、1%治理、1%享受”。


    美式民主:金钱介入政治,选票明码标价。


    二战后,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巨大压力下,西方资本不得不拿出一些钱来搞社会福利,尝试与本国的工业资本主义达成社会民主契约。


    但如今资本金融化、全球化,资本摆脱了国家最后一点控制,国家敢征税,资本就跑路,社会契约被架空,福利制度渐成无米之炊。西式民主成为没有灵魂、没有肉身的躯壳,沦为少数精英在所谓“全球民主峰会”上的自我表演。





    西方现代性最引以为傲的是所谓“自利经济人”假设,甚至有人拿着这样的假设去怀疑奉献者的动机,羞辱为国牺牲的烈士。


    然而,经济人不是人的全部,更非本质,拒绝思考公共价值与使命的纯粹经济人不仅是人格的缺陷,其追逐的利益终将是一场空。在西方,微观经济上的极度精明在不断积累宏观经济的危险,走到“金融危机““债务悬崖”的边上。


    美国两党终于同意短期提高债务上限,让全球市场长出一口气,主权债务违约引发的金融海啸暂时不会发生。然而,美国财长耶伦却高兴不起来,她说,“债务上限问题导致了一系列危险的政治冲突,使得全球市场对美国在偿还债务方面是否是认真的提出质疑”。


    寅吃卯粮、储蓄率低、负债高已成美国经济痼疾。(漫画 | 刘蕊)


    工业革命后,西方现代化使社会生产力得到空前发展,但却始终无法克服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无法消除经济周期和危机宿命。


    马克思说过:“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


    从凯恩斯主义到货币主义,西方只是在不断推迟危机的到来,而无法根本熨平周期,更大的危机正在酝酿,迟早到来。


    当旭日东升,世界还需要早已千疮百孔的西方“灯塔”吗?(插画 | Yutao)


    “这个世界会好吗?”,这是著名学者梁漱溟临终前的深刻发问。如果西方继续主导世界,这个世界注定没有前途,注定不会变好,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更加遥不可及。


    但世界在变化,西方现代性的危机,恰恰是世界百年大变局的转机。这个世界正在变好,因为中国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现代性的新型道路,一条迈向共同富裕、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人民民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


    现代化绝非西方独享的贵宾室,而是各国争相绽放的大花园。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中国的成功实践昭示世人,通向现代化的道路不止一条,只要独立自主、科学实践、驰而不息,发展中国家也一定能实现现代化,创造人类文明更和谐、更美好的新形态。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