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在今天仍然困扰着美国的种族问题,撕裂着美国社会,让美国标榜的“美国梦”黯然失色。

    华人用辛劳和汗水,为美国的西部开发作出了开拓性贡献。但是,美国社会回报他们的既不是拥抱,也不是赞誉,更不是勋章,而是指责、污蔑、暴力和驱逐。

    早期美国华人的经历异常曲折艰难,他们对美国西部开发贡献卓著,却被美国社会视为“低劣的他者”和“永远的外国人”,遭受歧视和排斥。在“白人优越论”的熏染下,美国于19世纪后期掀起极端排华浪潮,制定了臭名昭著的《排华法》,使美国的移民政策从相对宽松转向严格控制。 排华运动反映了美国对待外来移民的“过河拆桥”心态,以及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观念。

    美国西部开发华工功不可没

    1848年1月24日,美国人詹姆斯·马歇尔在北加利福尼亚地区发现黄金。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世界,包括华人在内的世界各地淘金者纷纷涌入。此后,移民美国的华人数量呈指数级增长,华人移民对美国西部的开发作出了开拓性贡献。

    华人是加利福尼亚州当时重要的税收来源。1850年,加州立法机构颁布《外国人矿工税法》,规定对外来矿工每人每月征收20美元的税,其征税对象近半数为华人。1855年,加州又规定,每运送一名华人劳工移民,向船主征收50美元的高额税款。7年后更进一步规定,向所有在该州生活的华人征收每月2.5美元的居住税,这一规定一直持续到1871年联邦《民权法》颁布才被废止。概言之,1850年至1870年,加利福尼亚州通过各种税法,从华人身上征收约500万美元的税额,这相当于同期加州近一半的财政收入。这些税收对于初创时期的加州至关重要,极大地推动了加州的开发。

    19世纪中后期,美国西部开发急需大量劳动力,大批华工赴美从事开采矿藏、修筑铁路、开荒垦地等最危险、艰苦的劳动,为美国西部开发和经济发展付出了血汗甚至生命。图为在美国的淘金华工 宝盖头/供图

    筑路华工是美国建设第一条跨大陆铁路的攻坚力量。自19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掀起了修筑铁路的热潮,华工在修筑美国西部铁路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甚至在修筑部分铁路线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其中最为典型的是美国第一条横跨大陆铁路——中央太平洋铁路的修建。

    1862年7月1日,美国国会颁布《太平洋铁路法》,授权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与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修建一条横贯美国东西的铁路干线。西段从加州的萨克拉门托到犹他州的普罗蒙特利,沿途多有陡峻的高山,工程极为艰难。该铁路于1863年1月动工,两年时间仅铺轨50英里,照此进度,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几无可能。加之受雇的爱尔兰筑路工人多有畏难情绪,离职者十之五六。

    为应对这种困局,铁路工程承包商查尔斯·克罗克力排众议,试用了50名筑路华工。其效果之佳,出乎意料,华工出色地完成了各项筑路工作。此后,受雇的筑路华工数量激增,铁路公司甚至派专人到中国广东招募华工,以至于在高峰期,筑路华工人数过万,在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工人中占比超过90%。他们从事最艰难、最危险的工作,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开凿了布鲁默深槽,在合恩角的绝壁上修筑路基,几乎所有的爆破都由华工操作完成,因之丧命者甚众。可以说,筑路华工大大推进了美国首条横跨大陆铁路的建设进程,使工程提前两年完工。这条铁路对推进美国西部开发的意义不言而喻。

    华人还帮助开发了早期美国西部的农业、制鞋业、纺织业、雪茄制造等行业。1869年后,随着第一条横贯美国大陆的铁路完工,美国西部对筑路工的需求日渐收缩,数千名华工转而涌入旧金山。他们帮助扩大了旧金山新兴的制鞋业、纺织业和雪茄制造业。到1872年,这些工厂的工人中有近一半是华人。华人对加州农业的早期开发也至关重要。在萨克拉门托—圣华金河三角洲,华人建造灌溉管道、堤坝和沟渠。他们对沼泽地进行改造,将之变成美国最肥沃高产的农田。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华工,美国西部的开发至少要延缓十数年。

    美国社会掀起排华狂潮

    华人对美国西部的开发贡献卓著。与此同时,排华情绪却在不断增长,暴力排华事件时有发生。排华者将华人描述为“异教徒、狡猾、不诚实之人,处于人类种族的边缘”,视华人为威胁。随着舆论的鼓噪,美国在各个层面掀起了排华狂潮。

    美国主流精英极力建构排华话语,煽动排华情绪。在美国的排华话语中,华人在生理上和文化上都被贬低为“低劣种族”,因而必须加以排斥。华工能够接受低工资,同样成为美国排华的一大口实。排华者无端指责华工与白人工人进行不公平竞争,这成为排华运动的核心话语之一。这种逻辑甚是霸道和荒谬,不仅拒绝反思华人遭受不公待遇的根源,反而归罪于华人。1868年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通过,确立了出生公民权原则,开启华人成为美国合法公民的可能,这更加激起了排华者的恐慌,引发了进一步的排华运动。

    美国联邦政府颁布了一系列严苛的排华法律。1882年美国颁布《排华法》,规定10年内禁止中国劳工进入美国,那些试图入境美国的非劳工华人,需要出具相关文件,证明他们的“非劳工”身份,而这在当时极为困难。《排华法》不但阻绝了华人劳工移民美国的可能,也大大增加了商人、外交官员随从等入境美国的难度。1888年《斯科特法》更加蛮横,它禁止已返回故土的华人劳工重新进入美国,导致近3万名华人陷入无法再次入境美国的困境。1892年通过的《吉尔利法》将《排华法》延长10年。从1893年开始,所有在美国的华人都需要向联邦政府登记,以获得在美合法居住的证明,华人外出需随身携带证明,任何无法提供合法证件的华人都可能被驱逐出境或服苦役一年。1902年,《排华法》被再次续延,并于1904年被确立为永久性法律,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

    美国社会通过暴力形式宣泄排华情绪。在19世纪50年代加州的矿区,经常发生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1871年洛杉矶大屠杀中,18名华人丧生,这是在《排华法》制定之前美国最为严重的暴力排华事件。《排华法》的通过使美国社会针对华人的驱逐和暴力更加有恃无恐,在美华人处境变得更为艰难。19世纪80年代,暴力排华事件迅速蔓延,席卷西部各地。在《排华法》颁布后的最初几年里,共发生了约4200起针对华人的驱逐和暴力行为,但是,很少有施暴者受到法律制裁。可以说,被华人称为“百般压迫之法”的《排华法》,变相煽动了美国社会针对华人的暴力行为,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当属发生在怀俄明州的“石泉惨案”,这一事件造成28名华人丧生。

    19世纪70年代,美国旧金山市白人工党在沙堆区举行排华大集会,其后演变为袭击华埠的暴乱。图为反映当时暴乱场景的漫画 文化传播/供图

    美国排华的影响也跨越国界,波及美国本土之外。美国在其领地和殖民地夏威夷、菲律宾、古巴也采取措施,禁止华人自由流动。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也紧随美国之后加入排斥华人移民的行列。到20世纪30年代,除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外,拉丁美洲及大洋洲的主要国家,都以不同方式限制中国移民,制定了从严格限制中国移民数量到完全禁止中国移民的各种法律。

    “美国梦”遭遇巨大落差

    排华运动反映出“美国梦”的虚伪。美国自诩为人类的“山巅之城”、受难者“最后的庇护所”、梦想者的“机会之地”。美国人自诩,他们的国家“作为上帝选择的特殊国度,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和命运承担着一种特殊的责任,负有将世界从‘苦海’中拯救出来的‘使命’”。 然而,美国对待华人移民的态度,与其所宣扬的“美国梦”背道而驰。华人用辛劳和汗水,为美国的西部开发作出了开拓性贡献。但是,美国社会回报他们的既不是拥抱,也不是赞誉,更不是勋章,而是指责、污蔑、暴力和驱逐。排华者不但无视华人在各行各业所展示出的精湛技艺,以及吃苦耐劳、坚守信用的品质,反而将之视为“低劣种族”,其理由竟是华人“主食米饭”、“留辫子”、“工资低”等,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排华运动暴露了美国移民政策中的极端实用主义与利己主义传统。无论是19世纪前期对爱尔兰移民的歧视,19世纪后期对华人的排斥,19世纪末20世纪初对东南欧移民的限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日裔美国人的拘禁,还是当前排外主义的再度抬头,皆是盎格鲁—撒克逊极端实用主义和利己主义的产物。19世纪后期,美国正值西部边疆开拓行将终结之时,当不再需要华工开发边疆之后,美国社会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利用基于想象所建构的排华话语,对华工大加排斥。由于华人在美国缺少话语权,美国对华人移民的排斥和暴力,长期被排除在国家主流的历史叙事之外。

    19世纪后期的排华运动,证明了美国根深蒂固的“白人中心主义”。排华者认为,华人与白人格格不入,华人在种族上是低劣的“他者”,这加剧了对华人负面形象的构建,助长了美国排华情绪及相关立法的出台。华人受到歧视、隔离、人身攻击乃至私刑,成为白人种族主义的受害者。此后美国历史上数次对外来移民的排斥,都将排斥对象构建为“非白人”种族,以此煽动美国社会的种族排外情绪。美国学者爱德华·珀塞尔甚至认为,排华的历史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片断之一。

    排华运动反映出美国政治文化具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排他性。正因为自以为是的“优越性”,美国对谁能成为“美国人”有着相当霸道的限制。回顾美国华人的历史,可以看出,美国所谓“白人优越论”,奠定了排斥华人移民话语的文化根基。排外主义者将美国人视为“优越的”且“例外的”,给华人贴上“低劣异族”的标签,利用手中的权力限制和排斥华人。

    总之,19世纪后期美国的排华运动,暴露出美国傲慢自大、自以为是、唯我独尊的心态。这种社会特征和文化心理,在今天仍然困扰着美国的种族问题,撕裂着美国社会,让美国标榜的“美国梦”黯然失色。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