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改革开放初期,到后来的2008年奥运会之前,基本国内舆论场都是公知无敌手的状态。

    不知道有没有年纪大点的朋友,只要是经历过改革开放的朋友,都应该非常清楚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哀伤。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国为了“活”下去,为了让经济有机会发展,也展开了改革开放,虽然开放是好事,但是毕竟我们是一个像西方学习的状态,加上社会主义阵营的“灯塔”苏联已经死了。当时,真的给人的感觉就是,社会主义国家普遍贫穷。(尽管真实的原因并不是这样,但是当时很多人确实被忽悠了)也许大家嘴上不会这么说,因为政治不正确,说出来也有损民族自信心,但是很多人就是这么想的。其实中国公知也就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国改革开放,这个大背景下诞生的群体。必须客观承认,那时候是全球共产主义运动最虚弱的时候,我们不少知识分子、乃至无知群众的思想,都被西方攻陷了。改革开放初期,到后来的2008年奥运会之前,基本国内舆论场都是公知无敌手的状态。原因也不复杂,你说社会主义制度好,为什么苏联解体了?为什么我们这么穷?小平同志说发展是硬道理,因为说的再天花乱坠,不能让社会发展,最后也会失去人心的。

    苏联之所以解体,原因很多。但是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苏联后期已经放弃了理想信念,大搞腐败和帝国主义行为,苏联统治阶级活的越来越像美帝。但是西方是不会宣传这一切的,他们只会说苏联全都是不好的,把共产主义思想对俄国经济发展巨大贡献的部分,也一起否定了。包括朝鲜也是一样,朝鲜早期工业化和富裕程度是吊打韩国的,只是因为朝鲜系统配套的是苏联经互会体系,导致苏联解体以后,朝鲜失去了经济外循环。朝鲜也想改革开放,但是西方不让朝鲜改革开放,而是全面制裁朝鲜,这才是朝鲜贫穷的根源。朝鲜根本不封闭,是他被西方给制裁了,西方说谁和朝鲜做生意就制裁谁,这怎么能说是朝鲜自己封闭?西方是用苏联高层背叛共产主义作为例子,来否定共产主义的,这确实是污蔑,但是确实有效。为什么?因为历史就是胜利者书写的, 苏联已经死了,这种情况下,社会主义阵营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确实是阶段性的输了。这是我认为中国的伟大之处,我认为这方面,必须承认中华民族比俄罗斯民族伟大,因为我们的理想信念更强,更像是“面壁者”。在冷战末期,西方成为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连巨头苏联都撑不住了,自己被西方给和平演变解体了,中华民族居然巍然不动,代价只是产生了部分公知,我们坚持住了自己的理想信念,是最坚定的共产主义“面壁者”。就好像苏联人都不敢和美国人正面硬刚,但是中国人就敢在朝鲜战争上重锤美国侵略者一样,也许我们天生就是不一样。想想看,这不就是一个意志力的奇迹吗?如果全世界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都崩溃了,西方在那一瞬间看起来似乎已经是无敌了,仿佛是天兵天将一样,全世界除了中国、中华民族,还有谁可以坚持人民至上的价值观?

    信仰的考验,不是说社会主义阵营最牛的时候,你屁颠屁颠的来蹭热度,而是当全世界已经信仰崩溃了以后,你是否还能坚持到底?但是这一切现在已经开始了180度的逆转。改革开放初期,一方面是因为我前面说的原因,还有一方面导致国内很多人瞧不上共产主义信仰的原因,就是那时候中国经济是高速增长期,因为我们的起点很低,所以导致蛋糕还有很大的做大空间。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你不要和我谈什么公平、分配、劳动法,因为我认为只要努力,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巨大的增量经济情况下,大部分人价值观都会倾向于新自由主义,其实这也是符合马克思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没有国家的经济会一直是粗放式的高速增长的。当经济蛋糕开始触及技术顶部的时候,市场就会逐渐变成存量市场,大家才会慢慢反应过来,原来分配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大概是从2019年开始,全网开始大量思想左转,特别是B站青年人,很多都已经开始主动学习毛选了。

    这就是被毒打以后,才知道马克思说的资本剥削,是没和你开玩笑的现实。目前我国经济改革已经进入了关键时期,兼顾效率的公平,已经成为了主要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即将迎来重大优势。因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特殊的信仰,就有点类似于“氧气”,你过得好的时候,完全意识不到“氧气”的存在,但是一旦你离开“氧气”,你会发现自己几分钟都坚持不下去。在经济上行的时候,社会上的人往往是心浮气躁、心高气傲的,总感觉现在有钱赚,就应该为了效率不顾一切。而这时候,马列主义的话,就好像忠言逆耳利于行一样,很多时候是有益,但是不好听的。比如马列主义会告诉你制造业很重要,不要让金融创新过热,马列主义也会告诉你,不要为了效率就一味的打压员工休息权利。这些话都是完全长远利于经济的,但是在经济上行的时候,听起来就非常的刺耳,甚至让人厌恶。

    真的,很多改革开放发家的有钱前辈,都是这种“奋斗逼”心态,总喜欢说青年人你们不要怕吃苦,我们当年怎么怎么熬夜加班,最后还不是发家了?甚至早些年的很多打工人都是支持加班的,反对劳动法的,因为人人都觉得,这市场增量这么大,加班奋斗就是赚钱啊,凭什么要克制?特别是销售公司,早些年这种人太多了。但是这几年中国粗放式增长已经到头了,已经触及了技术的天花板,必须开始扎扎实实的搞科技创新了,只剩下高质量发展这条路了,于是内卷这个词就火爆了。随后就是大量的青年人开始左转,令人震惊的一幕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往往是这样的,经济好的时候,国内几乎没有公知,往往都是赞美太平盛世的,经济差了以后才会出现一堆公知骂,开始定问体、深陷思。中国是反过来的,我们经济好的时候,一堆人就觉得,马列主义的良药苦口,束缚了自己搞钱的效率。所以你看中国的这些公知,往往都是家庭经济非常好的有钱人,比如潘子、柳子、高子、薇子,他们哪一个条件很差?经济开始触及技术天花板,内卷开始以后,“奇迹”发生了,不但公知消失了,我党的意识形态的口碑还越来越好,青年人都开始自发的变成爱国者,越来越坚定,公知阵营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不是说经济内卷是好事,而是说一个人性的弱点。那就是你只有遇见事情了以后,才能发现,谁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亲人。不是说经济好,就一定马列主义信仰会薄弱。而是说人民的思想进步,也是有一个过程的,毒打多了,才知道资本的可怕。过去全球共产主义运动低潮,加上又是经济粗放增长时期,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并不是说共产主义错了,恰恰这种情况属于资本主义的回光返照,是最后的高光时刻。苏联存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是最正常的时候,现在美国红脖子最怀念的时代,不就是冷战的时候吗?一个美国人去工厂工作,可以养活全家,然后也能买得起汽车和别墅,读完高中就可以成为中产阶级。就是因为西方的资本家,害怕苏联赤化全世界,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缴纳巨额赋税啊。

    1950~1980年代的美国,对富裕阶层征收的最高所得税率达到了70~90%。甚至在1951~1963年,苏联影响力最大的年代,最高所得税率达到了92%。当时,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一样。英国在1950~1974年的遗产税,税率达到了80%。日本在1950年之后的遗产税,达到了60~90%。但是美国人感谢过苏联吗?他们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被美国统治阶级抛弃的铁锈带工人,也没有意识到,所谓的美国最伟大的时代,就是苏联带来的共产主义红利。中国也一样,中国经济之所以改革开放成功,并不是因为西方怎么怎么样。而是因为中国制度可以确保我们有规划的去学习、而且可以保持稳定的营商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否则,全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中国家这么多,为什么只有中国逆袭成功了?你看看印度和利比里亚现在什么样子?到2021年的今天,看看这个西方世界什么德行?社会主义的中国又是什么样子?共产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还用得着争论吗?苏联死了以后,美国就诞生了新自由主义,金融资本开始为所欲为了,随后美国红脖子马上就被资本抛弃了。

    在2016年美国大选的时候,共和党这边崛起的新人是特朗普,民主党这边崛起的新人是桑德斯。特朗普代表是美国铁锈带红脖子。桑德斯则是社会主义者,希望可以在美国走社。两个人虽然党派不一样,但是支持率都很快,实际上本质也一样。红脖子的本质就是无产阶级,美国的贫富分化问题已经到了不能不管的地步了,无论怎么民主选举,无论什么党派,崛起的新生力量都是无产阶级党派力量。说句不恰当的话,实际上特朗普的历史意义,和列宁只有一线之隔。是的,我知道特朗普的政治操守和决心都远远比不上列宁,这样说是对不起列宁同志,但是为什么我还是认为特朗普和列宁只有一线之隔?因为他万一跨过了“那道线”,他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对美国革命的历史意义,就不亚于列宁了,这不是说特朗普多伟大,而是时代环境决定的。如果特朗普当初没有怂,而是坚持振臂一呼,和支持者一起去国会山“闹革命”到底,那美国以后的颜色就真的不好说了。虽然就算特朗普坚持了,恐怕美国革命也不会马上成功,但是这种从0到1的意义,毫无疑问是史诗级的。红脖子进国会,美利坚蓝旗落地。最新情况,美国发生一个重大关键性转折事件:反特朗普的民主党,居然失守了重要的蓝州弗吉尼亚,这问题比三国里面“大意失荆州”更严重,如果弗吉尼亚都保不住,那明年选举,如何阻挡特朗普龙王归位?

    美国东部当地时间3日凌晨,弗吉尼亚州的计票初步结束,54岁的共和党候选人杨金以51%对48.3%的优势,击败了民主党人候选人特里·麦考利夫,赢下了弗吉尼亚州的州长选举。虽然美国共和党是右派,但是特朗普治下的共和党是愿意暴露美国问题的,试图解决问题,至少不像民主党继续以普世价值观粉饰太平。而很明显,特朗普和共和党,最终也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就好像面对疫情,特朗普就是束手无策。但是这却极大的利好我们。因为目前全球都存在严重的贫富分化问题,换句话说,全球人民都已经被“资本毒打”了,开始对新自由主义失去信心。那么全球最大的共产主义信仰国家——中国,我们的意识形态优势,就即将在全球竞争中体现。这倒不是说要去干涉其他国家内政,而是在这种背景下,我国的对外战略环境,可能会迎来巨大的战略利好。美国之所以在全世界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就是因为美国是全世界自由主义者的灯塔,很多人是自甘美。而当全球开始经济陷入困局以后,资本主义在冷战后的回光返照也就结束了。实际上,冷战以后,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就没有解决过任何国家的发展问题,而是不断的在恶化当地,只是问题还没有爆发罢了。

    就在近几年,曾经一度被视为美式自由典范的智利,经济的分配问题也开始频繁暴雷了。从智利到财阀统治下的韩国,再到疫情下一片拉胯的西方各国,资本主义阵营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重大危机。如果我们能把握好这一次全球意识形态危机,在这个背景下能有所作为的话,那就不是远迈汉唐的问题了,而是华夏照耀地球的问题了。苏联式的输出意识形态,很明显是错误的,他以干涉内政的粗暴方式输出意识形态,当然也花了很多钱补贴对方,结果最后里外不是人,钱也花了,还被对方骂是帝国主义。中国现在探索就是以跨越意识形态的经济为基础,更包容性的对全球拓展影响力,实际上这是更智慧的方式。因为如果你的经济模式受到了中国的巨大启发,那么就会发生马克思说的现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中国经济模式可以在美式新自由主义崩溃的情况下,给自己解决好问题,给全世界带来真正的发展,那么我们的意识形态甚至都不需要输出了,而是会成为全世界“抢购”的对象。

    苏联意识形态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以强迫的方式输出的,而我认为中国可以超越苏联输出意识形态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华民族超越了俄罗斯民族,我们在生死存亡边缘抵抗住了美式价值观的进攻,并且学到了很多美国的优点,比如经济比意识形态重要。美国所谓的和平演变中国,不就是希望通过经济力量,同化中国制度吗?相比苏联来看,是不是美国更成功?即不用明目张胆的干涉内政,自己也能经济赚钱,还能和平演变对方。但是为什么美国失败了呢?就是因为,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是错误的。他输出意识形态的方法是对的,但是他的意识形态是错的。真正的问题,不是输出的方法有问题,而是输出的内容不对劲。美式自由是美国经济发展成功以后的结果,而不是美国经济腾飞的原因。美式自由不能让发展中国家经济得到改善,只会让这些国家的经济陷入灾难性的循环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性,就是实事求是,符合地方国情。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很少输出意识形态的原因,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也不是万能的制度,如果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像美国一样普世推广,我们只会重蹈覆辙美国的悲剧。真正聪明的做法就是,以共产主义的初心,去切实的针对各个地区的国情,做出调整,探索符合当地的情况,最终解放当地的生产力。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一带一路,特别强调互不干涉内政,尊重他国制度的原因。以经济为抓手,发展自己的影响力。至于如何解放当地?不是一味的推崇一个模式,而是因地制宜。这种灵活的方式,最终将证明,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世界。新自由主义秩序下,全球经济不景气是美国的悲剧,并不是中国的悲剧。之前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因为社会主义制度好,但是很多人意识不到。当中国经济开始变成存量市场的时候,很多年轻人就觉醒了,开始意识到分配的重要性。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全球共产主义的盛世即将来临。国内搞好共同富裕,证明马克思主义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共产主义行。对外,破局美国的全球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帝国,以不干涉内政的方式,输出自己切实的真正影响力,最终实事求是,符合当地国情的情况下,推动当地社会进步。就好像最近,10月31日,一批45吨重的阿富汗松子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出发,包机运往上海。据悉,这是自今年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夺取政权后,阿富汗首次进行向中国出口货物。这将给阿富汗农民带来数亿美元的收入。

    阿富汗目前是部落宗教社会,要让部落宗教社会变成现代化社会,第一步就是先承认现状,稳定社会第一,然后发展经济,有了充沛的经济基础以后,社会进步的力量和土壤自然就会诞生,至于最终阿富汗会怎样进入现代化社会,需要多久的时间,也是基于阿富汗的国情来的,不可能和中国情况一样。佛教本来是发源于尼泊尔附近,曾经的佛教大国、大本营是印度。后来印度佛教没了,被印度教代替了,中国就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佛教国家,是佛教灯塔。共产主义思潮,最开始发源于德国,后来在苏联革命成功,苏联成为最先“IPO”的国家,所幸现在苏联已经死了。那么中国就可以像当初代替印度一样,代替苏联的生态位,而且我们的解决方法可以更加的先进。那就是绝不干涉内政,不输出意识形态的方式,以自身强大的成功,来证明我们的模式,然后在以经济带动,实事求是的改变当地的社会进步。我相信,这一次,华夏可以代替美利坚,以不干涉内政的方式,成为全世界的新“灯塔”。其实,不是共产主义不行,主要是苏联不适合代表共产主义来领导全世界。中国是“真龙”天子,中国做苏联小弟,等于真龙拜假龙,假龙是会被克死的。苏联他把握不住,就好像今天的美国一样,就不适合坐在领导的位置上面。这不是中国非要领导全世界,而是全世界的经济问题,已经到了必须有人站出来的时候了。而且中国文化是高度和共产主义思潮趋同的,佛教讲天下大同,儒家讲为民请愿,虽千万人,吾往矣。共产主义讲政府的治理能力,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有为政府模式。换句话说,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共产主义文明,只是离提出唯物主义的共产主义,还差临门一脚,而马列主义就是补完了中华民族最后的意识形态空间。中华文明是全世界极少数可以和共产主义高度融合的文明。也许,解放世界,就是中华民族对人类的使命。

    这也为什么说中国公知是可笑的。因为我们根本不需要崇拜什么美利坚灯塔,这都是狗屁。真正的豪横,是自己直接成为灯塔,而不是做二道贩子。当公知崇拜美国的时候,认为美国价值观最普世的时候,我却在思考一件事。为什么这位置上做得是美利坚???!!!难道这个位置,美利坚坐得了,中华民族就不能坐吗?实际上,这个才是我们民族基因的传统啊。(史书上记载)前221年(秦始皇二十六年)36岁,赢政称始皇帝。大约在此期间,刘季常徭咸阳。观秦始皇出巡,喟然太息曰:“嗟呼,大丈夫当如此也!”“嗟呼,伟大的文明,当如此也!”看见任何伟大的事物,真正的英雄,都不应该是跪舔,而是应该思考,为什么坐在这个位置上是他美利坚?吾辈也要!就好像你美国能搞高科技,我们也要!美国的知识分子,要学会像中国看齐,我们的知识分子应当要有这个觉悟,这才是真正的鸿蒙精神。

    责任编辑:小鱼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