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时事评论 >浏览文章

    导读
    陈漫女士说当年她创作《少先队员》是年少无知,当时“艺术观未成型”,而对迪奥宣传照事件、以及她一直以丑化中国女性的行为避而不谈。

    因为宣传照丑化中国女性,迪奥和陈漫已经“道歉”了。


    但迪奥和陈漫的道歉是自相矛盾的。


    陈漫女士说当年她创作《少先队员》是年少无知,当时“艺术观未成型”,而对迪奥宣传照事件、以及她一直以丑化中国女性的行为避而不谈。


    迪奥最新的声明说了,迪奥没有要求陈漫女士拍这样的照片,迪奥没有这样的“命题作文”,这是陈漫女士自己的自由发挥……我也不知道该信谁。如果陈漫女士是“自带狗粮”地丑化中国女性,那性质就更恶劣了。



    总的来说,这两者都表达出了一种相同的、强烈的意图——要恰饭!


    但我记得,无论是陈漫还是迪奥,干这种事都不是第一次了吧?2019年迪奥大秀,伴随着中国京剧的背景音乐,秀台上走出了这么一只穿着“寿衣”的怪物……这是迪奥自己干的吧?



    我们再回顾一下2008年陈漫女士拍的三组“少先队员”系列,《少先队员和中央电视台》、《少先队员和三峡大坝》、《少先队员和嫦娥一号》……名字起的正能量,画面却令人极度不适,眯眯眼,僵尸脸,透视服,这是“少先队员”?这甚至是搞青少年色情了吧?违法了吧?





    陈漫当年还在图片上配上了一段不知所云的文字,一口一个“保护环境”,大有回形针的味道。



    陈漫还拍过更加令人不适的《中国十二色》,图片中的女性无一例外都是眯眯眼,诡异的妆容、服饰和色调,看不出半点“女性美”,甚至可以说,这是糟糕的“种族主义作品”。



    我看过陈女士给自己拍的照片,不是眯眯眼,也不翻白眼,更不是浮肿僵尸脸,也没有诡异的妆容和服饰。






    所以,陈女士有着正常人的审美,也明白中国女性本来长什么样子,她见过她自己,她也见过她母亲,如果她有母亲的话……


    那么为什么她的作品一直丑化中国女性呢?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就想这么干。无论西方主子有没有提需求,她都会主动这么干



    这就是中国某些“时尚圈”、“艺术圈”的真相,一群人学艺术,学时尚,不是为了真正创作“美”的作品,更不是为了人民创作作品,而是为了混圈子、刷名气、捞钱,怎么刷名气?就是抱团取暖,互相捧臭脚;怎么捞钱?就是被国际品牌包养,被外国资本豢养。所以,这个圈子极端封闭,针扎不进,水泼不进,自娱自乐,作品以怪诞、阴暗、迎合西方人的猎奇视角为荣,甚至以奇葩卖丑为“专业”、“高级”、“国际化”。


    当时舆论引爆的时候,时尚圈、艺术圈一大批人是支持陈漫的,当初某高校美院毕业作品展同样用眯眯眼来丑化中国女性时,同样有一群“专业人士”跳出来维护他们.......这就展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中国时尚圈、艺术圈的人士,从骨子里就已经被自我驯化了,他们几十年来除了迎合西方,“与国际接轨”,搞逆向民族主义,其他已经不会了。只要是中国的元素,他们必然会搞成阴暗、晦涩、压抑、怪诞、自我矮化、神秘猎奇的,这简直成了他们的“财富密码”。


    他们长了一个中国人的脑袋,但里面装的都是白人种族主义的恶臭脑浆。


    人民群众怎么看,他们不在乎,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狗主人和狗粮,因为他们知道,迪奥的奢侈品永远有人买,他们的奇葩作品也永远有自己人捧臭脚。为了一时的商业影响,他们或许会“道歉”,但对不起,他们下次还敢。


    因为“道歉”这种代价,实在是太轻了。




    比如陈漫女士,她早就是成年人了,她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也一直在这么干。


    陈漫女士要“吃饭”,所以她道歉,道歉太容易了;等她吃上饭了,她就会继续给人民群众喂屎。


    所以只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那就是彻底砸了他们的“饭碗”。


    不是我不原谅她,也不是我不接受她的道歉,我又不是中国女性,我有什么资格接受她的道歉?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