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历史 >历史热门 >浏览文章

    导读
    上甘岭战之所以名垂青史,陈赓大将敏锐的军事嗅觉作出了巨大贡献。

    陈赓大将是开国诸将帅中少见的性情中人,他为人活泼开朗,性格幽默,极富感染力,走到哪都能带来快活的空气。1951年6月他听说朝鲜前线打得很难,不顾身体有伤主动请缨到前线去。

    毛主席和彭总都很欢迎陈赓去,就是怕他腿伤不方便,陈赓拍胸脯说没事。他经大连、安东,坐火车进入朝鲜。没想到他这一去,竟然意外解决了一个困扰彭德怀很久的难题。

    一、朝鲜前线紧张的空气

    困扰彭总的难题是什么呢?

    前线志愿军将士们的情绪太紧张了。

    抗美援朝战争对我军来说,说难度空前都不够,战争之惨烈、对手之强大,比当年侵华日军和后来装备美械的精锐国民党军都强大,可以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我军固然在第二次战役中把美军打得很惨,但自身也遭受很大伤亡。美军的立体火力和强大的后勤补给能力,都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面对美军疯狂的空袭和强大的装甲部队,志愿军战士们固然誓死拼杀的勇气,但美军那种无孔不入、无坚不摧的火力,事后思之,确实令人紧张。毕竟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啊!

    长津湖战役结束后,九兵团27军打完仗撤下来,在朝鲜东北部休整。当时为了保障好同志们休息,朝鲜政府专门安排了大量朝鲜人的村落,让老百姓腾出来房子让志愿军同志用。

    有一天27军的随军记者去村子里采访,他惊讶地发现,战士们睡觉居然都不脱棉衣。

    是因为冷吗?不是。朝鲜老百姓的火坑烧得非常暖。

    细问之下才知道,不是冷,而是担心美军过来空袭,穿着棉衣睡能够尽快起身躲避。战士们因此也遭了罪,长时间不脱棉衣,衣服里都是虱子,手一抓就是一把,一捏满手血。

    要知道,这可是休整期啊!休整期都长时间绷着神经,很难受。

    这位记者也过得很不容易。他们和军部待在一起,也要时刻提防美军空袭。当时我军缺乏必要的防空火力,美军飞机来了只能往防空洞里跑。他回忆说,那样的日子是真难熬。

    彭总当时有意让九兵团撤到东北休整,但九兵团将士们都不愿意走,很多人联名向宋时轮司令员请求,血债血偿,我们一定得狠狠再揍美军一顿。宋时轮向志司正式上报了电报,坚决请求留下来,彭总这才同意。彭总派人去九兵团调研将士们的现状,不去不知道,一去很心痛。战士们似乎都没有从激战状态里走出来,精神紧绷,人人怀忿。虽说兵法上讲哀兵必胜,但为将者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多,带好部队,不仅需要部队怀有血性,更要让他们的精神、心理处于阳光、自信、健康的状态,这样才能良性循环,过于紧张是不行的。

    不光一线士兵们如此,高级将领的日子也不好过。

    打美军太难了,和国内战场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打国民党军越到后来越容易,一场仗歼灭国军一个师、一个军都不在话下,东北野战军在黑山一口气灭掉廖耀湘一个兵团。

    可是美军不一样啊,越打越难。

    美军也很善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像长津湖战役,基本上当场就摸准了志愿军火力不足、攻坚困难的特点,晚上被志愿军攻下阵地,白天他们就敢过来反抢,又狠又聪明。

    彭总性格直率,脾气火爆,有时作战遇到困难,对将领们批评起来丝毫不留情面。38军军长梁兴初在第一次战役中因为侦察情报不及时,作战行动拖延了一小时导致没有达到歼敌目的,彭总拍桌子大骂梁兴初和三十八军不行。弄得梁兴初下不来台。

    要知道,梁兴初当年无论是八路军时代,还是解放战争时期,都是一等一的虎将,别的不说,黑山阻击战以一个纵队之力死死顶住廖耀湘一个兵团,勇武如此,全军没有几个军长能比得上。但到了彭总麾下,过去的成绩都归零,只看你眼下打得怎么样,出了纰漏一点脸也不给。

    彭总资历深、威望高,抗战时期就是中央军委副主席、八路军副总指挥,解放战争时期是解放军副总司令的身份兼任西野司令员,说实话,比陈毅、刘伯承、101这些方面军司令员还高一格。到朝鲜后,麾下众将邓华、韩先楚、洪学智、宋时轮、梁兴初这些大将,都和彭总差着辈儿,他一发脾气,根本没有人敢从中打圆场。

    彭总也知道自己脾气大,但由于天生性格如此,他又不善于拉下脸和将领们打成一片。第二次战役梁兴初率三十八军打了个翻身仗,彭总高兴的表扬三十八军是万岁军,梁兴初高兴啊,但是高兴完见了彭总还是跟小学生似的,只敢乖乖站着,生怕哪点做的不对了,彭总瞪眼就训人。

    在陈赓入朝前夕,也就是长津湖大战结束后的第六个月,又出现了战场失利的情况。彭总召集军长、政委以上将领开会,空气沉重的仿佛能拧出水来。大家都知道,这次彭总肯定又得发一通大火,个个战战兢兢、不敢多说一句话。

    如此紧张的空气一直持续下去,确实不是个事。

    就在此时,陈赓到了。

    二、中央调陈赓入朝

    陈赓从哪来的呢?越南。

    1950年初解放大西南后,陈赓受中央委派到越南协助抗法。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陈赓再度受命从西南转赴东北,就在长津湖战役结束之际,陈赓就曾到前线考察过一次。

    长津湖战后三个月,也就是1950年3月,陈赓本来要带着三兵团入朝作战,因为当时我军兵力不太够用,第三次战役和第四次战役都打得很吃力。不料陈赓多年腿伤因为过度劳累而发作,腿都肿了,不得不留在大连进行治疗。

    治疗期间,陈赓听说三兵团一个师在朝鲜遭到严重损失,忧心忡忡之下,他不顾伤势未愈就赶到了前线。

    结果一到会场,陈赓就碰上彭总在发火。

    彭总发火也有个鲜明特点,功过分明,点名道姓,从不遮遮掩掩文过饰非。第五次战役个别战场出现失利,虽然总体是好的,但彭总仍然不放过一丁点失利,他先把自己批了一顿,然后把六十军军长韦杰、政委袁子钦当众叫起来,一顿劈头盖脸的猛批。

    彭总大声训斥他们:“你们是怎么指挥的,把一个师都丢了,造成我军建军以来极少有的一个师遭到惨重损失!”他越讲越生气,站起来问:“郑其贵是怎么当师长的,作为一师之长,应该临危不惧,可是他……一定要撤职查办,军法从事!”

    彭总的另一个特点有点像张飞,爱兵如子,甚至到了护犊子的地步,对侵占士兵利益的事情零容忍,不管打胜打败,从来不批评战士。而对将领却要求极严,出了差错就是顶格训斥。彭总的带兵艺术很符合现代战争特点,战争胜负的责任,更多在将领的指挥上。只要把这个关键群体抓住了,就不愁士兵们练不好。

    因此,这场战役总结会,彭总越开越生气,越训越生气。从中午吃完饭开始,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眼见这么开下去不是办法,可是谁也不敢站起来说话。

    邓华扯了扯陈赓的衣服,悄悄请他想办法劝劝彭总。

    陈赓其实也早有此意。只不过他初来乍到,一直在观察情况、琢磨彭总的想法。陈赓已经观察得差不多了,于是大胆地站起来,笑嘻嘻地说:“老总,开了大半天会,大家都不敢动一下,我看他们的脸都憋红了,想出去小便都不敢,现在肚子里又提意见了,饿得不行啦。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一定也累了。我建议是不是休息一下?让大家小便、吃饭后再开会,你再接着批评,好不好?”

    彭德怀扭过头去,眼睛瞪着陈赓,怒气满格的彭老总,突然遇到嬉皮笑脸,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顿时怔住了。陈赓也盯着彭总,笑嘻嘻面不改色,似乎对彭总雷霆万钧之怒免疫了。彭德怀心里明白陈赓的好意。

    他一直这么批下去,怒火其实早泄得差不多了,只不过他性格耿直粗犷,不善于应酬交际,批了半天,部下们不敢起来说话,他自己也找不到台阶下,场面其实很僵。陈赓这时候出来横插一杠子,表面上看是插科打诨,其实是给自己铺了个很好的台阶。

    彭总表面上虽然还是气呼呼的,但内心肯定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扭头对着陈赓说:“你陈赓肚子饿了,那就吃饭吧。”说完起身就走了。

    彭总一走,大家这才松了口气,都对陈赓说:“陈司令,你可救了我们啦,我们真是憋着尿也不敢出去。”

    陈赓笑着说:“你们还不赶快去撒尿,不要一松气,尿到裤子上了。”

    这句玩笑一开,会场的凝重气氛马上就散了。很多与会将领与陈赓都是老相识,纷纷过来和他握手言欢。

    陈赓这次解围很经典,不仅与会将领们都感激他带来的快活空气,彭总也感到陈赓来得非常及时。陈赓提出要到三兵团指挥作战,毕竟他还兼任三兵团司令员呢。但彭总没舍得放他走,要他留在志愿军总部工作。

    大家都明白,陈赓军事水平极高,在总部工作可以大大分担彭总的压力。

    还有一层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好意思说出来的原因就是,陈赓乐观、活泼、开朗、包容的性格,极有利于缓解长津湖战役以来的紧张气氛。大家需要他在彭总身边缓缓压力。

    陈赓也就乐哈哈地留在志愿军总部。

    彭总不太喜欢娱乐,紧张的军事指挥之余,往往是呆坐着。邓华等人看着着急,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彭总唯一的业余爱好是下中国象棋,陈赓有时候见彭总累的脸色发白、神经过度紧张,便到处找人来和彭总下两盘棋缓解一下压力。

    有时找不到人,陈赓就亲自上阵。陈赓性格活泼,却是个志趣高尚的人,平时不喝酒不抽烟不打牌,业余爱好就是锻炼身体。他下象棋水平也不行,但是和彭总一比,两人半斤八两不相上下。陈赓总是很巧妙地把握着度,既不赢彭总,也不输得太过明显,一边下棋,陈赓还一边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好让彭总从中放松神经、获得一些快乐。

    彭德怀不爱笑,陈赓想了一招,经常拉着他照相,照相的时候说大家都要咧着嘴,要不然不好看。有一次和朝鲜人民军的领导人合影,陈赓带头开怀大笑,彭德怀被感染着,总算勉强挤出一点微笑。

    对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来说,这还真是一个很难得的表情!

    久而久之,彭总也明白陈赓的用心,他常说:“我们的陈赓同志是一个乐天派将军。”

    三、陈赓的魅力来自哪

    陈赓在朝鲜发挥了无人能比的作用,这既来源于他的强大的个人魅力,也来源于他独特、丰富的经历。

    陈赓与众不同的特点,大概有这么三个。

    其一,起点极高。陈赓是黄埔一期生,当年与蒋先云、贺衷寒并称“黄埔三杰”,军校时期就光芒四射。黄埔军校对国共将领的作用在于,接受的教育层次高,经历的事情多,增长的见识多。

    其二,交往层次高。陈赓早年与周恩来、鲁迅、宋庆龄、蒋介石等中国各界顶流人物都有相当的交往,尤其是蒋、周二人,救过蒋介石的命,在周公手下干了好几年特科工作。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直在顶级高人圈里打转转,再加上陈赓自己智商就非常高,他自然走到哪里就自带光环。所以陈赓见了大人物不怯场,当年被国民党抓了带到南昌去,蒋介石亲自劝降,面临生命危险时他仍然敢讽刺蒋介石:“校长瘦了,可是天下更瘦,这是为何?”弄得蒋介石也下不来台。和我党我军高级领导见面,陈赓更是坦坦荡荡,跟谁都敢扯两句玩笑话。在朝鲜敢和彭总开玩笑,底气就来自他的交际圈。

    其三,情商极高。陈赓非常幽默,这是高超情商的直接体现。这个不多讲道理了,直接上例子。延安时期,康生有一次夹枪带棒说陈赓:“要不是你当年救了蒋介石的命,我们现在哪里要打这么多仗?”这件事确实刁钻,换成旁人估计就不知道如何对答,陈赓却不无幽默地说:“老蒋那时要是死了,岂不是和廖仲恺先生一样,成了烈士了。”一席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康生自觉讪讪无趣也不再说了。

    进军大西南时,有一次陈赓带着几个人坐当地老乡划的船,有一个领江人坐在船头。领江人就是懂水情、知道航道如何走的老船工,他们长年在江上行船,都有一些旧的迷信行规。领江人头扎红巾,光着膀子,腰里系着红带子,在船头焚香拜祝,望见江岸边有小庙,还遥望叩拜。

    陈赓看见了却不说话,眯着眼睛只顾看江景。随行的一个参谋看不惯,气冲冲地走向船头。陈赓一把拉住他说你干什么?参谋说要去批评教育他,要信仰马列主义,不能搞迷信。陈赓笑呵呵地说:“你信马列,你革命信念高,你不迷信,可是你会领江吗?没了他,船翻了,你的小命可就没了。”参谋不情愿地站住了。

    陈赓随后又教育这个参谋说:“禁止迷信是对的,但你这个时机场合不对啊,我们以后要做大量的工作,去教育人民群众和封建迷信说再见,但不是现在。你真要掉江里去喂鱼了,我怎么跟你爹妈交待啊!”参谋不好意思地笑了。

    说到底,陈赓的幽默带着人文关怀、带着与人为善,幽默之余,能够极大程度地化解甚至彻底赶走紧张。

    就拿郑其贵这件事说吧。彭总在总结会上公开说要把郑其贵撤职查办,大家都知道,我们面对的对手太强,胜败兵家常事,不能因为打一场败仗就把一个多年辛苦培养起来的师级干部废掉吧。彭总说的话是气头上的话,可是谁敢劝!

    这事还得陈赓来干。陈赓亲自到三兵团组织了一场检讨反思会,对郑其贵师长进行了批评教育。但最后的处分却体现了人情味,撤职但不法办,调离了前线,到国内军分区当了一个副职领导,也算是对他后半生留了一个不错的余地。

    有人觉得这是彭总给了陈赓一个面子,实际上这何止给面子?这是给广大志愿军将士一个面子,不搞非黑即白、败就彻底否定的极端做法。

    陈赓的幽默、人文关怀,与彭总的严肃、威武相得益彰,共同构成了志愿军最高领导集体坚强、正确而又不失温情的外在形象,使得志愿军凝聚力更强了,长津湖战役以来六七八月的紧张空气,至此一扫而空。

    四、既靠幽默更靠实力

    陈赓对志愿军的精神面貌带来这么大的改观,光靠幽默吗?那肯定不是。否则从后方多调来几个相声演员就行了。

    陈赓发挥的作用可不止调节气氛,还在于提升大家的信心。这就得说说陈赓对志愿军的战术创新起的巨大作用。

    陈赓到达朝鲜的时候,其实抗美援朝战争的节奏状态正在悄悄地发生转变。

    在此之前,志愿军是大劈大砍、主动进攻。但随着美军逐步适应志愿军节奏和打法特点,志愿军已经无法再发起大规模迂回、包围、分割式的战役了,战争进入了相持和阶段,阵地战越来越重要。

    陈赓敏锐观察到了这个变化,推动了很多创新,例如坑道作战。

    在之前的战斗中,一线将士们痛感美军火力太强,工事根本扛不住炸,于是零零星星地改造防御工事,有的战士在野战工事的墙壁上,挖出一个小猫耳洞作掩体,有效地减少了伤亡。

    陈赓一发现这个做法就立马拍手叫好。当年淮海战役时,解放军鉴于国军炮火太猛,曾实施过挖交通壕式的迫近作业。电影《大决战》中曾经展现过二野和三野的交通壕,不仅有掩体、工事,还有生活区、娱乐区、炊事区,是广大官兵集体智慧的结晶。

    陈赓感到这两种工事有一定相通之处,都可在敌前有效避免炮火杀伤。

    陈赓首先在第三兵团开展了系统化的研究和创新,并把该兵团一线阵地全部坑道化,构成互通的、坚固的、能持久的防御作战设施。他还把此事上升到战略高度,专门召开一次志愿军总部级别的会议,讨论坑道战术问题,要求各军师必须把坑道搞好。

    15军军长秦基伟准备去上甘岭接替防御,陈赓了解到上甘岭一线阵地坑道工事还没有推行起来,专门从第三兵团其他有经验的部队,抽调一批挖坑道技术能手,还从国内调来了抽风机、炸药和一些其他技术设备,在上甘岭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坑道施工。15军的防御阵地,几乎全形成了坑道搭配交通壕的防御体系。

    在后来的上甘岭战役中,坑道果然发挥了巨大作用,美军以空前密集的炮火对我阵地实施轰击,却无法奈何钢铁坑道。上甘岭战之所以名垂青史,陈赓大将敏锐的军事嗅觉作出了巨大贡献。连彭总都称赞:陈赓真有一套。

    战场上的自信来自哪里?

    一来自强大的信仰,二来自高超的战斗技能。

    坑道作战有力提高了对抗美军的技能,使得一线将士们能够在敌人猛烈的火力下生存下来,这就是实打实的自信。

    有自信才能不紧张,不紧张才能更从容,更从容方能打胜仗!

    从这个角度讲,怎么拔高陈赓大将的作用都不为过。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