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开启怎样的道路,塑造什么样的时代,或许才是我们真正应该从苏联人和美国人的历史中学到,也是对我们的历史性考验。

    这阵子,世界可不太平。人人都盯着乌克兰,从美国国务卿到乌克兰总统,已经为普京定了好几个进攻日期,各路媒体的黑材料早写好了,准备哭诉俄国暴行的自由人士在外国电视台都快坐吃山空了,奈何俄国大军就不进攻。




    如今的乌克兰局势堪称充满喜剧色彩的极大悲剧。依附美国的乌克兰买办政府丑态百出,一边是达官显贵毫不掩饰地卷包跑路,前一百名富豪跑掉了九十六个,一边是全力配合美国人,不断挑衅,逼着俄国人来痛打自己,准备牺牲乌克兰的一切,好为老板争取利益。苦的是乌克兰老百姓,但像乌克兰这样的国家,确实让人感觉是烂透了。以至于乌克兰作为被动挨打的一方,不但得不到人们对其深重苦难的同情,反而让人充满了对其自轻自贱,自作自受的鄙视。


    过去,美国人为了在全球进行战略进攻,给反对它的一些国家发明过一个称呼,流氓国家。如今,面临全球战略收缩,美国正在制造一批像乌克兰这样一切以美国利益为先,祸国殃民,日后还要遗臭万年的牺牲品。对于这样的国家,我认为也可以发明一个称呼,叫小丑国家。



    “小丑国家”的“丑”,体现在内外两个方面。


    内部的“丑”,集中体现在内政的混乱无序,政策的短视和脱离现实,国内政治与社会环境的日趋极端。这种内乱,突出表现为执政者的无能无耻,明目张胆的贪腐,毫不掩饰的倾轧,由此导致的国事日非。比如说煽动极端民族情绪,主动和周边邻国搞族群对立,面对战争威胁却明目张胆的吃空饷,朝令夕改的画大饼政策,搞砸了所有事情却毫无责任的政治家。这些国家的执政者作为外国势力代理人,其统治阶级的核心利益不是立足于本国。所以,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分肥,满足自己和美国老板的腰包,之后是努力实现美国人的意图,而本国的利益与前途和他们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越是激进、越是敢于卖国的投机分子越容易赢得西方的欢心,从而上位。这是在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就突出体现的。这种臭味相投,除了一切投机买办的共性,本身又是美国当代不断劣化的多元化政治光谱的一种折射,是美国当代国内政治混乱的加量放大版。


    而在这样的国家里,即使上位者想办成一些事情也是难以做到的。任何长效,合乎实际的政策,很快就会被更激进的后来者所推倒。极端总是会被更极端所取代,选票政治弊端被极度放大,以至于民选的政客毫无信用和素质可言。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这些国家的内斗格外厉害,后任不断清算前任。而与其说清算不如说是只能把前任的人马换一遍,才能换上一批新的空肚鸭继续捞钱。



    最终,就是内政越来越糟糕,为了维持局面,政客开始向民众画大饼,迷信美国的力量,渲染周边的威胁,主动制造事端,用外部威胁掩盖内部矛盾。而随着这些国家的政治生态、社会思潮不断劣化,最终又会形成没有任何进步力量,只有反动和更反动力量的反动堡垒,并持续辐射周边的污染源。


    在那些最极端的“小丑”国家里,像乌克兰,内政已经无法收拾,外部环境随时会爆炸。于是,本就奔着出国做寓公,靠更极端打败极端上位的统治者,不可避免地要竭泽而渔,以捞一把就走的态度,使意识形态优于客观现实,外国利益大于本国利益。所以他们在治国理政上花不了多少心思,屎山一样的国内困局也无法收拾,全力在为国际社会贡献大新闻上狂奔。


    外部的“丑”,自然是内部问题的外部反应。典型的就像乌克兰,还有之前的格鲁吉亚,作为美国的马前卒,主动跳出来拈虎须,结果被痛打。这种被痛打,应该说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所谓意料之中,作为美国的代理人国家,通过反对美国的敌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是必然选择。在这个过程中,即使受到一些伤害,也是一种表忠心的苦肉计,并寄望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得到更大的利益补偿。



    而意料之外,是指美国最终都选择了坐视这些国家受害,并从中得利。如果说,08年的格鲁吉亚还指望在俄国人开火后,靠北约撑腰,挽回局面。那么如今,摆明作为祭品的乌克兰最多是指望俄国人总不会杀到基辅来。在俄国周边的一系列冲突中,从格鲁吉亚再到乌克兰,始作俑者,不但并没有获得他们想象中的帮助,相反进一步被压榨,更由于和大国之间已经无法弥合的积怨,被更加牢固的捆绑在美国人的战车上。


    随着当代美国的战略守势越来越明显,这种意料之外也慢慢变成意料之中。那些作为美国马前卒国家,寄望于美国人为自己抗击大敌,并幻想自己成为西德或者南韩一样的冷战窗口。然而事实是不会如他们所愿的,固然会有人吃的脑满肠肥,但这样国家和他们的人民也注定是牺牲品。


    短期来看,美国通过制造欧洲的紧张局势,促进了全球资金向美国回流,又收割了一波。这是当前实实在在的好处,随便一条紧张局势新闻都能带来金融的强力震荡,这也是西方媒体,乌克兰投机客如此卖力煽动的源动力。而只要俄国动手,西方的舆论霸权就能颠倒黑白,从而在国内外制造出满怀悲情,无比正义,一本万利,大家分肥的抗俄生意。


    但从长远看,美国的战略已经从把前线国家作为前沿进攻基地转为作为长期防御地带。作为美国战略收缩的一环,这些国家恰恰要在美国力量衰退不得不离开后,基于各种因素,在美国的鼓动下,榨干一切,自发的长期抵抗。这些国家,最终要成为区域的长期不稳定因素,从而迟滞消耗美国的敌人,为美国的重整赢得时间。




    最终,这些小丑国家在美国的引导下,会形成一圈失败国家,包围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这些地区的内部分裂严重,从民生设施到财政基础一塌糊涂,一整代人意识形态混乱,大量的历史遗留问题将困扰几代人。


    以乌克兰为例,分裂的东乌和克里米亚,即使在美国撤离之后,也势必成为俄乌两国,乃至两国民族之间难以化解的矛盾根源,一如洛林、阿尔萨斯之于德法。曾经斯拉夫城市之母的基辅,势必成为反俄的发源地,斯拉夫民族彻底走向分裂。哪怕,俄国最终压服了乌克兰,乃至波兰,以俄国一贯的简单粗暴,双方长久的积怨,更不用说今天绝地反击的俄国不是当年解放欧洲的苏联,其结果可想而知。这种仇恨也势必像二战后的波兰,波罗的海三国那样,长久的潜伏并在合适的时机爆发。


    更长远的看,西方并非铁板一块,欧美之间同样是合作又对立的关系,尤其是在美国战略收缩的大背景下。和本世纪初相比,今天整个欧洲的衰退,同美国在冷战胜利后对欧盟的不断侵蚀、瓦解是有关系的。一代欧洲人被美国以同盟名义所绑架并征服了,造成了广泛的社会分裂,培养了众多美国利益代言人。所以才会有像德国迟迟不能启用北溪二号,政府高官公然跳出来宣布国家战略工程违法的情形。而下一代的欧洲政治领袖更是深受美国影响,新一代政客在意识形态上更加服从美国。这种服从不是单纯对力量的依附,而是更近于一种驯服。


    很多人觉得这种意识形态入侵只是发生在美国面对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时,却没有意识到,在美国的盟友中,情形更加严重。

    今天东欧的极端对立,北约东扩,不仅仅是美国针对俄国,更是针对俄德靠拢的敲打。波兰,乌克兰等坚定的反俄国家,最终又会成为欧洲与俄罗斯和解无法跨越的障碍,为美国离开后,欧洲的持续分裂内耗埋下伏笔。最终,甚至有可能形成,乌波等前沿国家为抗俄出人出力,欧洲出钱出物,而美国光负责指挥和喊口号的局面。这将是一场毫无意义,又被强行绑架的恶斗内耗,受害者是整个欧洲,其造成的影响将持续几代人,而唯一的受益者是美国。



    小丑国家这个概念,不能简单的认为就是以乌克兰为代表,俄国周边几个被作为牺牲品的前沿国家。之所以,在俄国周边表现得更明显,是因为美国在这个区域已经开始战略收缩,而被逼到家门口的俄国人不断进行防守反击。随着局势趋于极端,美国的无力开始逐步暴露。但只要这种冲突还在持续,地缘环境还不断恶化,虽然看上去丢脸,却还是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与之相对的,是在东亚,中国周边为代表的,正在畸形繁荣的前沿国家与地区。这些国家,虽然看上去和乌克兰截然不同,但核心是一样的。无论是国内政治的反动,对周边大国的长期敌视,还是美国对这些国家的深度干涉,和东欧诸国相比,并没有本质差别。固然,这些地区不是乌克兰那样极端的草台班子,但他们当前的繁荣,和乌克兰的衰败一样,也是配合西方战略围堵造成的,而他们的兴衰又必然和美国与中国的战略交锋联系在一起。



    本质上说,无论是日韩,还是台湾地区,他们的统治核心还是美国代理人,他们的战略目标还是必须服从美国的国家利益。一旦,美国从东亚被迫撤离,这些和美国利益高度绑定地方完全存在被迅速抽干,快速引爆的可能性。届时,我们一样会面临,今天和俄国类似,长久的地区矛盾和难以收拾的残局。这些国家、地区,即使在美国撤离后,在秩序崩溃,经济衰退,民粹主义横行的地狱里,也会顽固的敌视我们,阻碍我们,想占我们的便宜又防范着我们,并把美国人所造成的罪孽归结到中国人身上。


    越来越多人戏谑的美国称为丑国,现在看,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名的外号。大丑在不断制造小丑,美国在全球战略收缩的背景下,正在效法当年的英国,不断埋下地区长期动荡的祸根。其所造成的破坏与伤害,一如当年西方殖民者对旧殖民地造成的破坏一般,会在美国霸权落幕许久之后,依然存在。从这个角度说,千年时光易过,丑国罪孽难消。


    从乌克兰的悲剧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看到很远。我们还没来得及改造旧世界,美国人已经在迫不及待的破坏这一切,这又将给我们建设新世界增加了更多的困难。


    应该承认,西方人有丰富的撤退经验,美国人就成功进行过一次战略收缩,从而撑过了冷战。比起帝国主义直接侵略的威胁,更糟糕的或许是吞下毒饵的危险。想象一下,有朝一日,我们经过艰辛的努力,战胜了列强的围堵,打开了新局面。之后我们所要面对的却是一群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沉沦到骨子里,又不得不捏着鼻子相处的邻居乃至同胞,还有更多闻风而来,表面恭顺,内心贪婪,想从我们这里坑一笔的新伙伴。


    要在腐败的烂泥地里建设社会主义高楼,必然是做不到的,而强行上马,最终也只会若干年后无可挽回的沉降塌陷。我们将如何面对,这样一个满目疮痍,又满怀恶意的旧世界,是成为高高在上的主宰,敲骨吸髓,收买利用,还是成为黑夜里的火炬,燃烧自己,吃力又不讨好的改造培养。无论是收买还是改造,并非都会成功,也可能是埋下祸根,苏联死于消化不良而美国衰于贪得无厌。终究,我们自己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国家,开启怎样的道路,塑造什么样的时代,或许才是我们真正应该从苏联人和美国人的历史中学到,也是对我们的历史性考验。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