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中俄两国若能同时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得手,国际地缘政治博弈的天平必将从欧美海权国向中国与俄罗斯等陆权国加速倾斜。

    2022年乌克兰危机对中国而言机遇大于挑战,中国不宜贻误战机。

    2022年乌克兰危机实际上是冷战后国际形势的新一轮调整,喜剧演员泽连斯基正以“蝴蝶效应”之势推动着世界主要大国之间的长期较量。从拜登的角度上看,对冷战的记忆与对俄罗斯的敌意与防范使美国既不希望俄罗斯军事介入乌克兰又不希望乌克兰危机顺利缓和,而是要用乌克兰这颗棋子来牵制俄罗斯,制造并推动俄欧矛盾,使得欧盟在安全上更加依赖美国,由此达到同时削弱俄罗斯与欧洲的效果。从普京的角度上看,军事介入乌克兰是国家面临安全威胁时的防御性反击,俄罗斯绝不能容忍美国通过政治渗透将乌克兰纳入欧盟,进而破坏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这一计划旨在实现独联体国家的市场一体化与资源整合,而拥有良好制造业基础的乌克兰是其中最关键的环节。在一个美国到处干预他国内政却又不能解决问题以致乱象丛生的时代,同样遭遇美国围堵的中国也要思考如何自我塑造建设性力量去改变对自身与新兴市场国家不利的既有国际秩序。

    乌克兰问题是俄罗斯与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长期矛盾的引爆点,其危机背后是后冷战时期美俄的历史纠葛。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曾热切地希望融入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叶利钦推行的全盘西化政策让俄罗斯度过了不堪回首的十年惨淡光景,但普京前两任期仍未放弃与西方国家建立亲密关系的努力。在普京与小布什政府的蜜月期中,俄罗斯强力支持美国的反恐战略,将大量外交资源放在加强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上。普京在一次北约演讲中坦诚地表达了俄罗斯的想法:“我们从与世界的对抗中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俄罗斯正在重返文明国家的大家庭。她最需要的莫过于自己的意见被倾听,自己的国家利益受到尊重。”但一个外交与军事具有完全自助能力的俄罗斯始终是美国的担忧,对其势力范围辐射至周边独联体国家并成为主导力量,美国则更不能容忍,即便这并不会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美国战略界对冷战的记忆及由此产生的对俄国的敌意与防范,使美国错过了将俄罗斯纳入到西方体系的机会。于是,美国不顾华约解散时对俄私下做出的“北约不东扩”承诺,一步步蚕食原苏联的欧洲势力范围。令俄罗斯更不能容忍的是,美国试图通过政治渗透与颜色革命的方式控制独联体国家的政权。

    在普京与多数俄罗斯人看来,美国的行为完全漠视俄罗斯的安全关切与作为地区大国对其周边的合理诉求,不断得寸进尺地挤压与削弱俄罗斯生存与发展的战略空间。乌克兰内战是俄美关系急速恶化的导火索,使俄罗斯对美国在周边的攻势由温和抵制变为强硬反击,因为美国在两个维度上挑战了普京的战略底线。第一,俄罗斯不能坐视西方国家控制其周边的战略缓冲地带的政局,使北约东扩到独联体国家威胁其边境安全成为可能,尤其不能给美国任何机会将乌克兰打造为遏制俄罗斯的军事桥头堡;第二,在普京看来,美国急切地要将乌克兰纳进欧盟,是为破坏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要实现的独联体国家的市场一体化与资源整合,而拥有4500万人口与良好制造业基础的乌克兰是其中最为关键的环节。

    西方国家将“欧亚联盟”计划视为俄罗斯重新构造苏俄帝国野心的体现,美国的全球霸权不能容纳俄罗斯不肯放弃的地区大国梦想。拜登将俄罗斯军事介入乌克兰描述为侵略性扩张,但普京认为这是国家面临安全威胁与作为地区大国在其战略缓冲区被抵近侵入时的防御性绝地反击。普京用狠决的反制措施回应了西方国家经济制裁,甚至抛出了“俄罗斯是核大国”的威慑,多数俄罗斯民众认为其选择维护了国家核心的安全与利益而愿与政府共渡西方国家制裁的难关。在民族情感强烈的俄罗斯人看来,美国对乌克兰的干预、对俄乌关系的离间以及对削弱俄罗斯的恶意是不可原谅的。根据民调结果,美国成为俄罗斯人心中的头号敌国,这充分显示了普京战略决心的社会基础,普京与俄罗斯社会似乎做好了应对或忍耐西方国家长期制裁的心理准备。拜登其实也不希望乌克兰危机顺利缓和,更不愿依照对俄罗斯有利的政治安排解决。拜登显然要利用乌克兰这颗棋牵制俄罗斯,制造并推动俄欧之间的矛盾,利用欧洲削弱俄罗斯的实力令俄欧互相对立与消耗。

    面对乌克兰危机,欧洲没有能力改变或影响美国的决策,美国却保持着令其欧洲盟友“选边站”的能力。普京曾将欧洲作为其外交重中之重,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美国的全球单边霸权政策。但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军事缺乏自主能力与以大西洋联盟大局为战略首位的欧盟选择了配合美国利益的对俄政策,尽管这其中存有无奈与不满。当然,乌克兰危机不足以动摇俄欧的基本关系。俄欧之间没有结构性政治矛盾,美国对俄罗斯制裁导致的经济损失将主要由欧盟国家担负,所以多数欧盟国家并不希望在制裁中消耗自身。普京随时能利用欧盟内部对俄乌问题的分歧谋求与欧洲国家关系的缓和,进而制造这些国家与美国的矛盾。通过乌克兰危机,美国成功地在欧洲树立了俄罗斯这个靶子而加强了欧盟国家对美国的安全依赖,但美欧之间的信任关系却在向相反方向发展,欧洲的实力与地位在美国在试图削弱俄罗斯的同时也会遭到弱化。乌克兰危机陷入长期拉锯不太可能迫使美国调整目前以遏制中国为主的“印太战略”战略,中美两国基于实力对比变化的结构性矛盾都更重美俄两国的战略性矛盾。

    美俄矛盾的加剧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国战略界对俄国的冷战思维惯性与普京对周边地缘缓冲带的安全过于敏感所致,但中美两国之间却不存在战略意图的误判,实力不断上升的中国试图寻求与此相应的国际地位,但这恰恰是美国所担忧与不能接受的。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对华遏制政策与在欧洲继续削弱俄罗斯的政策将长期并行,尤其是为了避免在战略重点地区主导权被削弱,美国在亚洲尽力防止中日两国深度合作。相对实力衰落的美国正在推动主流国际社会与区域大国与中俄两国的对立,以此维持自己在印太与欧洲的主导权的合法性。苏联解体后美国不断蚕食俄罗斯在后苏联时代的战略空间,这也是在警示中国,美国在处理具有安全自助能力的大国关系时有着根深蒂固的现实主义地缘政治思维,无论这种思维体现为以军事为主的硬制衡还是以国际经济规则为主的软制衡,而中俄两国与美国主导的集团政治国际生态的矛盾却是中俄两国战略协作的重要基础之一。对西方国家相似的情感也是中俄两国走近的原因之一,双方都曾希望并努力使自己被主流国际社会认可与平等接纳,但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无法宽容地理解与自己有类似大国诉求的民族国家所持有的不同想法,不能容纳大国立足自身特点的发展模式及管理社会的方式。西方国家习惯于用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与非友即敌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中俄两国,利用国际话语权的优势对中俄社会与政治高层不断抹黑。

    民主转型期间的俄罗斯社会基本价值观与政治制度与西方国家不会有本质分歧,但西方国家仍出于对普京强人式统治的不满不喜在其内部扶持反对势力。中俄两国则逐步形成了相互尊重、平等独立的大国互动关系,彼此没有强加于人与指手画脚,而是尊重彼此自主意识、顾及对方作为大国的地缘核心利益,在大节上相互倚重的协作伙伴。现在的中俄关系也异于上个世纪50年代建立在意识形态“情谊”之上的中苏从属关系,而是基于正常国家的战略利益考量的平等互助关系。中俄两国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应对美国看待大国关系冷战思维与长期面对西方国家的傲慢与偏见的“抱团取暖”,也合乎中俄两国自身的现实与长远利益。乌克兰危机只会促进中俄关系,至少会减轻俄罗斯国内对中俄合作的阻力。普京曾有借中国崛起之东风来振兴俄罗斯的战略思路,但其国内保守派的阻力大,中俄两国的战略互信未能水到渠成,两国民间的信任也有待加强。

    但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的东向战略与中国的西进战略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交集:第一,乌克兰危机与西方国家制裁将迫使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市场的布局向亚洲转移,对于能源需求巨大、谋求多种渠道分散风险的中国而言,无疑是一个重要机遇;第二,西方国家的制裁将迫使俄罗斯在金融领域与中国形成越来越深的相互依赖关系,俄罗斯商业大亨已陆续将更多美元兑换为港币存放到中国香港的中资银行,而中俄双边贸易、投资与借贷中已在提高本币结算规模;第三,西方国家制裁令普京开始在经济战略上促进俄罗斯市场的多元化,对欧洲的经济反制涉及农产品市场的大规模转移并可能继续扩展到工业产品领域,中俄经贸合作也由此将迅速扩大并深入到高铁建设、农业、军事技术、卫星导航系统、港口、物流、IT产业、制造业、核电等诸多领域。中俄两国还有超越经济利益的共同战略诉求,过去基于短期相互利用的一次性“投桃报李”的互动模式正在催生有互信基础的长期战略协作关系。中俄两国分别在东亚与欧洲面临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的合力夹击,台湾与乌克兰只是具体的角力点与表象,其背后的核心问题则是两个都有悠久的历史与传统的军事自助大国不可能接受按西方国家设定的道路决定自身的对内事务与对外政策,因此都会反制美国军事同盟体系意即由此形成的政治集团化国际生态,进而为中俄两国的文明多元性搏得更多的发展空间。

    中俄两个的战略互助将在彼此面对西方国家的现实与舆论压力,或与美国主导的政治集团分庭抗礼时给予对方一定支持、声援,避免自己在大国关系中陷入孤立。在乌克兰危机中,中国官方一直在努力推动俄乌关系与乌克兰局势的缓解。相对实力衰落的美国已经逐渐丧失为世界与地区繁荣提供更多建设性公共产品的能力与意愿,拜登利用台湾与乌克兰等问题在亚欧大陆助推地区争端,事后却都不愿承担相应的责任,在美国四处干预却又不能解决问题以致乱象丛生的时代而大国互相猜疑、牵制而地区一体化进程由此受阻的时期,中俄两国自我塑造建设性的力量才能扭转新兴市场国家不利的既有国际秩序。这要求中俄两国进一步团结印度、巴西、南非等区域大国在金砖国家等新兴市场国家合作机制下发挥更大作用,同时在上合、印太经合、亚信、亚欧会议等多边合作组织中全面深化协作关系。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投行将是日美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的替代性选择并与越来越多的国家与经济体签订双边货币协议直接支付人民币,俄罗斯推动石油的去美元化进程期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也在挑战美国的金融霸权地位。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与俄罗斯推进的“欧亚经济联盟”也在建立合作对接点,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已基本达成战略互信而很难被拆开。

    美国将如何界定中国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角色?美国《外交事务》网站发布的《中国的乌克兰危机》一文极力渲染中俄中国走得更近将令中国恶化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而付出“难以支付的回击代价”,中国想在与莫斯科保持紧密的关系的同时继续维护与乌克兰的贸易关系,让欧盟保持在其经济轨道上并避免西方国家制裁莫斯科的溢出效应,还要随时防止与美国的关系严重恶化,但要兼顾所有这些目标是不可能的。

    任何政策选项的目标自然应当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中国在战略原则问题上与俄罗斯站在一边反对北约东扩就是反对美国的遏华联盟在印太扩张,但在具体的乌克兰问题上也希望通过外交而不是战争解决问题,二者并不矛盾,权衡利弊得失后能做到“取乎其上,得乎其中”便是成功的决策。该文断言,“乌克兰危机暴露出中国外交政策的局限性”,现在中国的全球抱负与选择性地保持超然的模糊性的愿望发生了冲突,中国与俄罗斯的紧密合作的好处是理论上的与长期的,俄罗斯也许会支持中国的领土要求或合作改变全球治理结构,但由此带来的中国“更大的全球战略的代价”是真实的与直接的。这里所谓的“更大的全球战略代价”无外乎是“更紧密的北京-莫斯科轴心将进一步鼓励中国的竞争对手与之抗衡”,包括损害中国与欧洲的关系、与作为“一带一路”重要通道的乌克兰的经贸关系意即遭到美国更严厉的经济制裁,日本、印度与澳大利亚等印太国家则会为此而进一步被倒向西方国家的怀抱。该文预判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会将最重要的大国分裂为两个集团,俄罗斯与中国为一方而美国与欧洲为另一方,中国强烈反对的“冷战安全安排”将变成现实,所以中国将不得不与其他三强中最弱的俄罗斯站在一起。这种论断颠倒了因果关系而对中方战略意图有严重的歪曲与误判。第一,中俄两国走得更近主要是因为美国联合盟友对中俄两国的极限打压围堵,迫使二者在地缘战略上深度合作,“中俄连手反制美国”首先削弱的则是美国自身的战略利益。中俄两国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远非军事同盟关系,反对的是美国“奉行单边主义,诉诸强权政治,干涉他国内政,损害他国正当权益”;第二,无论中国是否与俄罗斯走得更近,无论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采取什么立场,美国遏制围堵中国的战略都不会改变,拜登新的国安战略与国防战略仍将中俄两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因为乌克兰问题而经济制裁俄罗斯就能让西方国家对中国好起来而日本、印度与澳大利亚就不会与美国组成“四方机制”?相反,没有乌克兰问题,美国更能集中精力对付中国,美国政界已在鼓吹美国不应在欧洲与中东倾注那么多的注意力,而是应专注于在印太地区对付中国。第三,中国的“全球抱负”并不是与美国对抗或取代美国,而是要维护本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致力于在全球尤其是在印太地区维持有利于中国发展的和平安全的环境,希望在全球范围内保护自己合法的经济利益与公民权益。中国强调任何国家的合理安全关切都应得到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宗旨与原则应当得到维护,在乌克兰问题上主张有效执行新明斯克协议并通过对话谈判缓与事态。该文也承认中国不会对乌克兰危机乐见其成,更不可能鼓励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布林肯主动打电话给王毅重申“美方不寻求搞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反对‘台独’、无意同中方冲突对抗”,美国显然支付不起在东西两线同时作战,拜登的最低目标是让中国保持现有立场。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批评中国对乌克兰危机“以沉默支持俄罗斯的做法令人深感震惊”,中俄两国针对乌克兰危机的联合声明则是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默许支持”。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在《外交政策》上发文给定“中国支持俄罗斯攻击乌克兰”的前提,进而呼吁欧洲各国领导人让北京更清楚地认识到这“将为中欧关系付出巨大代价”,从而“将欧洲面临的来自中国与俄罗斯的风险划分开来不再有意义”。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中方发挥鼓励俄罗斯人做正确事情的作用”,而“中国人在安理会表达过对保护边界完整与国家主权的严重关切,这恰恰是俄罗斯正在做的,他们威胁要侵犯一国边界。”张军大使的回应是:“我们的信息是一贯而明确的:通过外交解决任何分歧,停止炒作紧张气氛”,而“当前急需的是静悄悄外交,而不是麦克风外交。遗憾的是,美方没有接受这样的建设性建议。”中国不是俄乌问题的当事方,更不是当前紧张局势的始作俑者。

    中俄两国不是军事或政治同盟,更不存在“主从关系”或相互约束的依据。中国已通过多双边渠道清晰阐明立场,美国为了自己的一些小算盘却故意对中国的建设性努力视而不见。“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就制裁中国”,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要重演《伊索寓言》中“狼和小羊喝水”的故事吗?把反华当成职业的美国“学者”章家敦则声称:“中国从俄购买石油天然气,让普京能够实施入侵行动,为什么我们不制裁中国?”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也刊文扬言:“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就制裁中国”,因为“普京在北京找到了经济命脉”,拜登只有摧毁它才能保证制裁威慑的可信度。该文认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面临西方国家的进一步制裁,所以普京一定会寻求中国的帮助。俄罗斯公的与中国的新石油与天然气协议要求俄罗斯每年通过一条新管道向中国额外供应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如果西方国家真的对俄银行与能源部门实施严厉制裁,深化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将有助于俄罗斯减缓可能受到的打击。“这就使美国陷入了严重的困境。如果华盛顿希望通过金融与经济制裁,向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传达一种可信的威慑,那么它就需要同时表明对中国制裁的决心”。

    美国总统国安顾问沙利文已断言,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国将“承担部分代价”。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声称,中国“以沉默支持俄罗斯的做法令人深感震惊”,将“导致欧洲安全局势更加不稳定”。美国国防部前副助理部长柯伯吉暗示,俄乌战争爆发后中国有可能借机统一台湾。美国官学两界如此一唱一和,说白了都是试图强拉中国“卷入乌克兰危局”而让美国能在忙着散布“战争恐惧”、渲染“乌克兰危机”之际继续牵制中国解决台湾问题或给中国经济内循环添乱,同时向日本、印度与澳大利亚等印太地区的小跟班打保票以打消他们有关俄乌开战会导致美国偏离“印太优先”战略布局的顾虑。“美国正在升级乌克兰与台湾的紧张局势。它正在扩大北约,建立AUKUS与Quad。它到处诽谤他国,对中国、俄罗斯、朝鲜、白俄罗斯、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叙利亚实施越来越多的制裁。这是对多极化的广泛攻击”,美国已有网民如是评价美国目前的动作。某美国网民曾在推特上如是概括美国对中俄关系的挑拨离间:“困兽犹斗”。连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已在反对外国的域外制裁,拜登若要对中国实施制裁则必须做好被报复的准备。春秋战国时代秦国打开函谷关却促成了齐国对关东反秦联军的突然袭击,但现在的美国不如秦国而中国也不会学齐国了。美国智库智库欧亚集团主席则“暴论”现在是中国进攻俄罗斯的最佳时机,中国将有机会获得整个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俄罗斯将驻守在西伯利亚与远东方向纵深的三个陆军集团军调往白俄罗斯,西伯利亚与远东方向上的防务完全被当地的国民近卫军与少量边防部队承担而“极度空虚”。但中俄两国之间存在高度的战略互信,俄罗斯在背靠中国的情况下才敢大范围调动边防部队。

    拜登煽动菲律宾、越南德国东南亚国家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争夺,也有美国精英呼吁拜登缓解对中俄两国同时施压的力度以减少推动二者联手的动力,但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具有战略性、历史性意义的长期国家发展方向。这一方向不仅是双方理性选择的结果,也是地缘环境、历史经验的总结,中俄两国的国家利益的个别不一致不足以影响双方在更广泛的问题上相互接近,双方都已从冷战等历史经验与国际关系理论的智慧中获得启示。中俄两国在制约美国霸权改良现行国际秩序方面有很多共同点与一致性,双方有必要继续寻找合作的领域。结盟与否是中俄关系发展的一个体现指标,但不是唯一的指标,而未来美国因素可能再次推动中俄关系的飞跃式发展。就像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表现的那样,中俄两国长期拖延的天然气合作取得历史性突破,两国在军事领域的合作也有重大进展。中俄两国合作的领域将在乌克兰危机平息后继续扩大,双方会充分利用美国双重遏制政策带来的机遇在更多的空白或进展迟缓的领域加力推动以相互塑造更大的地缘战略回旋余地。

    2022年乌克兰危机对中国而言将有三利、三弊:第一利:俄罗斯将在战略上牵制北约。俄罗斯与美国为首北约的尖锐对立将在客观上牵制北约的注意力与精力,北约在东欧被牵制的越厉害则美国针对中国搞的印太战略力量就越弱。第一弊:战争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如果战争大规模爆发,普京就会选择高烈度的速战速决,持续拖着对俄罗斯非常不利。但战端一开则到底会打多久将很难定论,美国一定希望战争扩大,因为美国就是想搞乱世界然后坐收霸权渔利。但对中国而言,外界和平才能发展,战争的蔓延与持续会越来越干扰中国的崛起。第二利:欧洲资金会向中国流入。美国挑起乌克兰危机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制造欧洲的危机,从而迫使欧洲资金流入美国,稳住美国股市等资产价格并刺激美国经济增长。但天算不如人算,中国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快速与经济体巨大的特点有利于抗疫等内部维稳,不少欧洲资金认为进入中国也是很不错的选择。第二弊:俄欧对立不利于“一带一路”倡议。俄欧对立加剧不但对欧俄不利,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向俄欧推进也不利。第三利:俄罗斯的天然气将低价输往中国。乌克兰危机爆发直接导致北溪-2天然气管道通气,俄罗斯向德国输送天然气至少在短期内不可能了。北溪 -2 无法通气,让俄罗斯每年少向欧洲输送天然气550亿立方米,加上过去欧盟减少的数百亿立方米,上千亿立方米的差值还能让俄罗斯这么大规模的天然气卖给谁?只有中国才能吃下这么多,中国一年的增量就至少300多亿立方米,欧洲如果不能明智选择则只能接受美国的高价天然气。欧洲不要中国要,中国取得了更多俄罗斯相对廉价的天然气就能减少对澳大利亚高价LNG天然气的购买,中俄两国新的天然气管道将加速立项建设。第三弊:乌克兰危机将影响全球经济循环稳定。一是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严重负面影响,二是消耗更多全球财富而不产生增量,三是消灭部分生产力。三者将直接影响全球经济循环的稳定,中国作为一个生产型大国肯定会为此而受损。但美国若想在21世纪的世界继续一家说了算,中国、俄罗斯乃至欧洲大国就有可能化敌为友。

    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夕,俄罗斯的能源几乎全部通过乌克兰对欧洲出口,但此举却意外地打开了中俄能源合作的大门,双方迅速签署了俄罗斯在25年内对中国供应3.6亿吨总额2700亿美元的石油供应协议。2014年俄罗斯遭到西方国家的全面制裁,中俄两国签署4000亿美元的中俄东线天然气管线。基于中俄石油协议,中国提前预付俄罗斯的700亿美元顺理成章地成了2015年俄罗斯出兵叙利亚的军费。2022年初中俄元首线下会晤后俄罗斯与中石油签署过境哈萨克斯坦向中国供应1亿吨原油的协议,预计再过1年左右中俄两国总额高达3800亿美元的西线天然气管线也将签署。每当西方国家全力打压俄罗斯时中国都会及时晒出大单,此时支持俄罗斯就是要帮助俄罗斯将北约东扩挡在最西边以稳固中俄两国的全球防线。

    中国与俄罗斯签署协议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均接受欧元结算,原因之一是此时扩大欧元结算份额增强欧元定价原油能力也是中国有意分化瓦解欧美的离间计,原本就各怀鬼胎的欧美之间一旦离心则俄罗斯压力就会大幅减轻并为日后拉拢欧洲埋下伏笔。中国从俄罗斯采购高价油与俄罗斯反对人民币定价原油都是西方国家放出的烟幕弹,中国加入乌克兰危机博弈后大国力量的天平将从美欧倒向中俄。西方国家继续在乌克兰问题上向俄罗斯施压,中俄签署西线天然气管线后北约若敢轻举妄动则中俄两国势必联手发动傅作义式抗战之“九原奇袭”。中俄两国分别控制了大西洋-印度洋与印度洋-太平洋海权连接部,双剑合璧天衣无缝,全面撼动了西方国家近五百年的海洋霸权。俄罗斯军队可联合什叶派与土耳其军队联合剿灭库尔德武装后将地中海东岸战场向东转移到中东核心区,中国将战场从南海向东转移到台海地区则能一举完成国家统一。俄叙土伊联军将把美军赶出中东核心区而中国将把美军赶出印太地区后中俄联军就能在波斯湾会师,这将是现代金融货币起义中的“井冈山会师”。

    美国面对中俄联合出兵的“九原奇袭“战略有上中下三策予以应对;第一,上策是俄乌全面开战发动美元红移扩张。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美国派雇佣军暗杀乌克兰士兵栽赃俄罗斯的故伎重演不可能吸引老态龙钟的“睡王”拜登。一旦俄乌开战,美国献祭乌克兰后就能将整个欧洲绑到美国战车之上,北约内部分歧消失而形成合力将整体军事对抗俄罗斯。一旦迫使俄罗斯屈服,美国就会把用乌克兰利益交换中东,直至把已被打烂的乌克兰还给俄罗斯而换取俄罗斯从中东核心区撤军。俄罗斯从中东撤军则美国将打开中东石油美元阀门,拉高大宗产品价格而水淹国际贸易市场。

    美元超发貌似用不着抵押物,实际上美元必须跟随大宗产品暴涨才能顺利扩张,否则一旦大宗价格无法持续则美元必然陷入收缩。美元收缩的后果就是金融系统再次氦闪,所以美国只能夺回中东核心区而全面打开石油美元,将大宗产品拉到天上后启动美元红移扩张而超发美元,将美国的债务全面稀释后让全世界买单。美国要打开石油美元阀门则必须让全球大宗的使用量暴增,这就需要结束目前的全球新冠疫情以恢复全球经济秩序。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以后成功打开石油美元阀门,次年中国境内的非典病毒突然消失,之后全球大宗产品价格暴涨,美国在这轮货币超发中将2002年互联网泡沫债务全面转嫁,利用大宗涨价将这些债务消灭在其他国家的楼市与股市繁荣中。新一轮乌克兰危机后持的各路走狗开始鼓吹疫情即将结束,这种貌似反智的舆情背后隐藏的就是犹太资本迫切想要打开中东石油美元阀门的强烈欲望,美国牺牲乌克兰换取中东后发动超级通胀才是美国解决债务问题成本最小、收益最大的方法。第二,中策是启动低油价+强势美元的加息政策。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没有想到俄罗斯会毫不犹豫地夺取克里米亚,更想不到2015年俄罗斯会出兵叙利亚差点击碎石油美元的不灭金身。

    低油价+强势美元下的加息政策要靠沙特配合打压油价,然后以低油价击垮俄罗斯经济。2008年国际油价上涨到140美元,一个月后俄罗斯以闪电战快速击垮美国支持的格鲁吉亚军队,随后美国的俄罗斯经济制裁导致国际油价一路暴跌到60美元而重创俄罗斯经济。2013年国际油价上涨到112美元后乌克兰爆发颜色革命,俄罗斯快速出兵击垮美国支持的乌克兰军队占领克里米亚,随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导致国际油价从112美元跌到26美元,俄罗斯财政几乎破产!俄罗斯被全面制裁后国际油价势必快速暴跌,低油价可迅速击垮产油国经济,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产品价格暴跌将形成冲击全球经济的强通缩,这就是低油价+强势美元的猎杀格局!美国在2014年启动缩表加息后全球资本出逃美国,奉行金融自由政策的俄罗斯损失惨重。2022初西方七国财长发表联合声明集体制裁俄罗斯,主要对象就是俄罗斯的油气与矿产资源出口。美国制造强通缩的动力源头是美联储的加息政策,证明加息政策是针对俄罗斯的证据里有个鲜为人知的时间细节。拜登“预期”的俄罗斯进攻乌克兰的2月16号正好是伦敦铝期货的交割期,而铝是俄罗斯除油气之外最重要的出口物资。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曾制裁俄罗斯铝业禁止其产品出口,后来迫于本国企业压力取消。

    2022年美联储同样是216号公布1月份利率会议纪要发布加息计划前景的时间如果俄罗斯拒绝按美国的剧本在216号进攻乌克兰则美国就能全面加息打击俄罗斯铝、油气资源在内的大宗产品出口,拜登在金融领域对俄罗斯发出的最后通牒就加息压垮普京“负隅顽抗”的最后一点斗志!如果2014年大宗暴跌与新一代的三合一新冠毒株叠加,对俄罗斯乃至全球经济的打击将是多么严重2021127号乌克兰危机爆发当天比尔·盖茨公开表示新冠疫情将在2022年告一段落,但他在之前的2021112号刚刚警告全球会出现比新冠更加危险的病毒两种关于疫情的前后矛盾的预测是跟随不同战术目的而变化的战术恫吓罢了。背后是美国在警告俄罗斯赶快投降,否则美国将释放更加危险的瘟疫病毒美国还将以大宗产品暴跌持续对中国中低端产业链输出强通缩2021年全球大宗产品暴涨带动中国经济增长时各行各业感觉钱越来越难挣,美国打压大宗产品价格销售收入消费顶棚下降间制造业将更加难熬。从2018年到现在,中国同样跟美国在持续货币放水,但大部分流动性基本上进入了房地产领域,美联储加息则中国境内资本出逃速度会加快,这还不算美国从疫情贸易战上下手打击中国美联储鹰派官员布拉德表示,美联储将在20223月份加息50个基点7月前加息100个基点不排除特别加息,此轮加息无论从力度次数都远超2015年开始的那次加息,美联储快速加息必然导致全球资金环流出现大范围波动,连续加息下国际资本对美国涌入将导致极有可能导致美国对其他大型经济体的资本虹吸现象!资本出逃同时通缩打击下全球制造业将遭遇寒冬,为企业融资的楼市股市将遭到全面重创。

    国内楼市股市的资金将被抽走,量能无法持续则价格无法维持上涨,不能上涨则必然下跌,在连续加息下2014年美联储退出QE3而迅速缩表后中国楼市迅速下跌超过30%2015美联储加息导致中国股市熔断,但美联储加息慢,这加息则是连续、大强度短时间内的,中国股市遭到冲击将更大,中国股民还要面对新冠病毒即将出现三合一超强毒株的打击。从2014年到现在连续降准降息,中国的货币政策弹药打断了美国的嚣张进攻,但自身也耗费颇多。轮超强加息下中国弹药消耗将进入白热化状态,新冠防疫更是大量消耗中国存量资金中国将被迫面对长征爬雪山2020年美联储在疫情下开启的无限QE大举拉升了全球金融资产价格,其中楼市、股市普遍上涨,但实体经济发展不如虚拟经济繁荣。时美联储在低油价+强通缩下启动连续高强度加息将直接导致全球资本从各国流向美国,这等于跟随美联储无限QE的其他国家财富最终流向美国。美国的这个中策足以拜登合法合理地洗劫新冠疫情刺激下的金融财富,一边放毒一边放钱,病毒帮着各国金融膨胀,最终又被加息收割机切走,这就是拜登有可能选择的金融屠术。如果拜登过程中释放致死率超过30%集合了SARSHIVMERS在内的三合一病毒,恐慌蔓延下跨国资本就会慌不择路地向美元资产转移,美国的楼市、股市泡沫正好得到这些资金的中和,金融泡沫下降而美国股市进一步走强,没美元对其他国家的吸引力会进一步增强就形成美元环流的正向循环美国金融危机大大缓解强通缩三合一病毒将重创全球国家经济。第三,下策保住乌克兰纳粹政府。若不打击俄罗斯保住乌克兰纳粹政府,美国挑动欧洲内乱就没有了劫材战略立足点彼时剩下的波罗的海三国波兰等前东欧国家即便反俄永远不可能建立从波罗的海直达黑海的反俄能源绞索泽连斯基能发动民粹打击亲俄政治势力而对其政敌扣上“卖国贼”的帽子

    现在拜登最有可能的是实行中策,以迂回策略打击俄罗斯及其背后的中国后上述下策也可以同时实现。2022年初拜登已对中国祭出的杀招有:在售台军火上最近的一次是1个亿的单子,主要内容是导弹发射系统;蓬佩奥赴台进一步搅局中国的统一大业,其前老板特朗普也不可能公然阻挠;指使澳大利亚国防部对中国军舰的抵近侦察,进而炒作中国用激光照射澳大利亚军机。拜登显然想把台湾变成第二个乌克兰,向台湾卖军火的同时还能遏制大陆的发展,但中国的统一大业与俄乌冲突的性质不同。目前美联储加息货币政策逆转带来的恶劣经济攻势,中国则只需对朝鲜发射导弹冷枪狙击强势美元乐见其成,中国同步释放美元流动性打压美元指数并加大对外抄底干扰美联储虹吸全球资本,同时在俄罗斯从中东出手以后发动“九原奇袭”完成国家统一大业,基本思路就是毛泽东总结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中俄两国若能同时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得手,国际地缘政治博弈的天平必将从欧美海权国向中国与俄罗斯等陆权国加速倾斜。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