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当地时间3月10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关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实施军事和生物计划的材料,包括从乌克兰实验室向澳大利亚和德国转移生物材料、蝙蝠项目、UP-4候鸟研究项目和在俄罗斯捕获乌克兰鸟类的协议,以及在生物实验室销毁证据的证明书。

    当地时间10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人员那里获取的文件,揭露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开展的生物武器研究,其中包括研究“通过候鸟传播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以及“能够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等多个项目。


    实验室曾研究,能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病原体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说,从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证实,美国国防部“减少军事威胁办公室”在资助和开展乌克兰境内的军事生物研究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基辅、哈尔科夫和敖德萨的实验室参与了UP-4项目实验——该项目持续到2020年,目的是研究通过候鸟进行特别危险的感染传播的可能性,包括人类中致死率高达50%的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以及纽卡斯尔病毒。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 伊戈尔·基里洛夫:在美国制定的所有破坏流行病局势稳定的方法中,这是最鲁莽和最不负责任的一种。因为美国无法控制局势的进一步发展,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过程就证实了这一点。新冠病毒的出现和特点引发了许多疑问,同样值得关注的是P-781项目,该项目将蝙蝠视为潜在生物武器制剂的载体。研究的是能够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包括鼠疫、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冠状病毒和丝虫病毒。

    俄罗斯国防部披露,有项目文件可以证实,该项目的高风险研究“都是在美国专家的直接监督指导下进行的”;而乌克兰研究人员的工资单则清楚地表明,美国国防部“减少军事威胁办公室”直接支付相关研究费用——俄罗斯国防部说,按照美国的标准,乌克兰研究人员的报酬极其微薄。


    大量属于斯拉夫族群的,血清样本已被转移


    俄方所获取的材料还显示,一些项目虽然已经完成,但是对炭疽病和非洲猪瘟致病菌的相关研究还在继续。此外,有140多个装有蝙蝠体外寄生虫——跳蚤和蜱虫的容器从哈尔科夫的生物实验室被转移到国外,还有大量来自乌克兰各地区、完全属于斯拉夫族群的血清样本被转移到国外。


    俄军方:美在乌生物计划,与日军731部队所为类似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10日还指出,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计划与侵华日军731部队的所作所为类似。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 基里洛夫:值得注意的是,上世纪40年代,侵华日军731部队也进行过类似的制造生物武器的研究。其成员战后逃到美国,得到了美国的庇护。


    中国外交部起底,美与731部队交易内幕

    去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揭批了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与侵华日军731部队交易的有关情况。


    汪文斌说,二战结束后,美国在几年时间内陆续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细菌战专家前往日本,向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了解日本细菌战情况。美国为了得到731部队细菌战的数据资料,支付了25万日元。美国甚至向世界隐瞒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行,还让石井四郎成为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


    汪文斌当时就发出质问:“联系到美国军方与731部队互相勾连的历史,我们很想知道,美国在境内外开展生物军事化活动的重重疑云什么时候才能揭开?美国什么时候能够给国际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与731部队的,肮脏交易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与罪恶滔天的侵华日军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1943年4月,美国陆军部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设立细菌战研究基地,为掩人耳目,该基地被命名为“德特里克试验田”。这就是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前身。



    1945年9月,美国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桑德斯调查日本细菌战有关情况。此后几年,美国又陆续派出了汤普森、费尔等人,与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进行接触,了解细菌战。


    1947年9月,美国国务院向当时美国驻日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作出指示,为了获取石井等人掌握的细菌实验资料,可以“不追究石井及其同伙的战争犯罪责任。”



    到1948年11月东京审判结束的几年间,美日之间达成了秘密交易。美国以豁免731部队战犯战争责任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数据,并为此支付了25万日元。



    这些数据和资料,包括大量731部队的实验报告书,以及8000多张有关用细菌武器作活人试验和活人解剖的病理学标本和幻灯片等。档案显示,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鼻疽菌、炭疽菌和鼠疫菌实验报告的封面,都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的字样。


    为了获取生物实验数据,美国包庇二战战犯,向世界隐瞒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恶。2017年8月,日本NHK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显示,在美国的庇护下,731部队成员几乎没人因为他们的罪行受到过任何惩治。而美国获得这些血腥的数据资料后,加以利用,进行生物武器研究,促使德特里克堡基地战后快速发展壮大,成为今天美国军方的P4生物实验室。


    乌克兰成了美国的生物武器试验场

    联合国生化武器委员会前成员、微生物学家伊戈尔·尼库林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美国国防部和乌克兰卫生部从2005年开始进行所谓的“合作”,也就是在乌克兰建立生物实验室。根据协议,乌克兰承诺向美国转交自己收集的危险病原体。截至2019年,乌克兰全国共有16个这样的实验室,其中10个位于基辅、哈尔科夫、利沃夫、敖德萨等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乌克兰实际上已经变成了美国的“生物武器试验场”。



    联合国生化武器委员会前成员 微生物学家 伊戈尔·尼库林:实验室的任务各不相同,他们甚至在其网站上公开宣布,这是对未来部署北约军队的当地流行病进行研究。我说北约,意思其实就是指美国。第二个任务是研究斯拉夫人的遗传学,第三个任务是制造具有更高致病性的新一代生物武器。


    尼库林指出,这些实验室曾经多次发生泄漏事故:2009年,乌克兰的捷尔诺波尔暴发了肺炎疫情,造成450人死亡,乌克兰政府进行了调查,确定来自这些实验室的萃取物出现在了幼儿园,孩子们受到了伤害。而恰恰就在那个时候,美国人关闭了他们的实验室,这也间接证明他们跟那次的疫情有关。


    联合国生化武器委员会前成员 微生物学家 伊戈尔·尼库林:我还想提一个重要的信息,这些实验室虽然号称是私人的,他们是五角大楼的私人承包商,但是他们持有外交护照,是美国员工。在3级、4级生物安全等级的实验室有一些房间,只允许美国人进入,做实验的地方,还有那些封闭的地方,只有美国人才能进入。也就是说,他们对设备及材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权限。乌克兰境内的美国人研究大规模生产及存储这些带有病原体的生物材料。


    世卫建议乌克兰,销毁实验室中“高威胁病原体”

    路透社消息称,世界卫生组织(WHO)当地时间10日对路透社透露,WHO建议乌克兰销毁其公共卫生实验室中的“高威胁病原体”,以防止“任何可能的泄漏”,从而在民众中传播疾病。



    路透社开头介绍说,生物安全专家表示,俄罗斯向乌克兰派兵以及对乌部分城市的轰炸,增加了上述实验设施受损并导致病原体外泄的风险。而与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乌克兰的公共卫生实验室正研究如何减轻对动物和人类都有影响的危险疾病的威胁,包括近期的新冠病毒。其实验室也得到了美国、欧盟和WHO的支持。


    报道说,在回答路透社关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和期间与乌合作的问题时,WHO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称,该组织与乌克兰的公共卫生实验室合作了数年,以促进有助于防止“意外或蓄意释放病原体”的安全措施。


    “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WHO已强烈建议乌克兰卫生部和其他负责机构销毁高威胁的病原体,以防止任何可能的泄漏。”WHO称。


    但报道称,WHO未透露何时提出这一建议,也未提供有关乌克兰实验室中存放的病原体或毒素种类的细节。该机构也没有回答有关其建议是否得到遵守的问题。此外,乌克兰驻基辅和驻华盛顿大使馆官员也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乌克兰的实验室正处于日益激烈的舆论风暴的中心。在经俄罗斯政府指认,美国资助乌克兰研发生物武器部件并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美国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8日承认,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美方正同乌方合作,防止那些“研究材料”落入俄罗斯军队手中。


    当地时间3月10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关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实施军事和生物计划的材料,包括从乌克兰实验室向澳大利亚和德国转移生物材料、蝙蝠项目、UP-4候鸟研究项目和在俄罗斯捕获乌克兰鸟类的协议,以及在生物实验室销毁证据的证明书。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