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谁会对皇汉主义“取其精华,剔其糟粕”?俄乌战争是个试金石。

    谁会对皇汉主义“取其精华,剔其糟粕”?俄乌战争是个试金石。

    俄乌战争爆发后国内统一口径骂“黄鹅”(沙皇俄国外交大臣库罗巴特金旨在吞并中国北方从山海关到乔戈里峰一线的“黄色俄罗斯”计划的谐音)的账号主要是在新冠病毒“全球化”后注册的,与主张皇汉主义的账户似乎不共戴天。毋庸置疑,这种账号与拜登执政后美国民主党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共识变本加厉有关。他们在“中俄关系上不封顶”的国家表态背景下继续枉顾我们的国家利益而一边倒地反对俄罗斯,但若他们是真的热爱这个国家,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说得过去,即他们只有与皇汉主义者捐弃前嫌才有可能有效地基于中国的国家利益有选择地反俄。进而,真正的皇汉主义者势必又是要反美的,尤其是在“台独”、“港独”、“藏独”、“疆独”都有美国幕后指使的现实压力下……因此,真正的皇汉主义者对俄乌战争的基本心态就是看戏,但他们似乎都不愿看戏,何以然?从逻辑上不难推测他们的态度,那就是支持西方列强扶持的乌克兰而一边倒地反俄,无视中国的一切国家利益而不惜背上吃里扒外的骂名。这种人从理论上讲在全球各地至少有十亿,只是他们似乎都不说好中文。此类账号对俄乌战争的偏向性发声并不是普京一开打就有的,也不是泽连斯基承认自己被西方列强卖了才“关注”俄乌战争的,而是在一个特定节点(准确地说就是西方列强对俄制裁升级而战争股看涨的2月28日)之后才有的。他们把“反战”等西方列强曾把苏联忽悠得四分五裂的“普世价值”说得天花乱坠,那么中国武统台湾的话题还能不能提呢?等到梧桐开花时你也要反,是吗?至于搞笑脱敏的留言,在脱敏之前有请回答以下面三个问题。第一,如果蔡英文像泽连斯基一样像把西方列强的核导弹拖到台湾海峡,您会支持武统台湾还是继续“反战”?第二,俄乌战争期间美国也曾轰炸叙利亚,您在反对俄罗斯“侵略”他国之前反对过美国侵略他国吗?第三,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您是不是一直不认可“中俄关系上不封顶”的官方表态?一旦在账号上对这三个问题明确表态,此类言论会不会被有关部门封杀也就不言而喻了。当然,就事论事的是非曲直之争更重要。

    骂普京而挺泽连斯基的伪“皇汉”又是怎么回事?“知乎”用户“耀光”认为:“对于乌克兰战争这件事,各路键政群体的立场倒是挺有趣的,以往宣扬军国主义、种族主义、自由主义和威权主义的各路皇汉目田,今天突然良心发现起来,开始和湾湾一样同情在炮火中的乌克兰,并且要求反对普京的沙文主义入侵,进而到反对普京本人。要知道,普京可是历年来世界保守派大会推举出来的领袖,全世界右壬的精神头头,无数新纳粹和目田壬对其为首是瞻,结果这样一位右壬豪俊,在今天却被国内的皇汉目田们侮辱解构,并且将其和左壬绑定在一起-普京上次骂康米主义和美国主义还没过去半年呀!”“知乎用户”评论:“平时看上去千奇百怪互不隶属,关键时刻居然一模一样配合无间。”“钟山苍黄”评论:“前天讲话刚骂了苏联和列宁。”“弱心海”评论:“‘全世界右壬精神头头’?你是认真的吗?”“耀光”回复“钟山苍黄”:“今天是在国内右壬这里领一顶‘皇俄孝子’,明天去普京那领一顶‘美帝孝子’,我等左壬这头皮什么时候才能见一见光!”“耀光” 回复“弱心海”:“之前在东欧和南美就很有影响力(发展得比较好的右壬团体也就那两个地方了),历年世界保守派大会都被捧得很高,还帮助人新纳粹建立一个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说全世界可能有点夸张,但在欧洲社会还是数一数二的。”“刘艾伦”回复“弱心海”:“至少欧亚地区性的总可以力争甚至稳坐的。”“知乎用户”评论:“这下左右为难了。”“某麻将的魔法少女”评论:“我的态度就是反任何侵略行径,甭管他是美还是俄。”“耀光”回复“某麻将的魔法少女”:“恨就恨在某些人只谈乌克兰,避谈科索沃。”“Huxley”评论:“我的观点是,人不必非得在两坨翔里选一坨。”“FRANK”评论:“我的态度是,帝俄也比新Nazi强。当然,都不如卢甘茨克人民共和国。”“星野源”评论:“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共和国的讲话上刚辱了一遍。”“知乎用户”回复“某麻将的魔法少女”:“查戈斯群岛呢?[为难]你反对英国的侵略吗?”“知乎用户”回复“弱心海”:“众所周知,欧陆右和英美右是两种生物[大笑]各路虫豸们从前者那里领不到钱,后者可是大金主!““摩龟筋肉楞”回复“弱心海”:“挪威布哥哥与新西兰烤肉移除者都膜拜老特务。”“木纹星空”评论:“所以说政治光谱是个环。”“涅瓦河没有纤夫”评论:“高尔察克打彼得留拉管我保尔什么事。““萌新”评论:“普元璋也好普加什维利也好,在图图目田慕洋犬方面其实是完全一致的。”“呵呵哒”评论:“右壬希特勒和右壬丘吉尔一样吗?”“喵了个咪”回复“弱心海”:“不然你以为特朗普为什么赞扬普京?俄乌开战前,巴西的总统还跑到俄罗斯去朝圣。”“人类制造与维修”回复“弱心海”:“至少在欧美是。”“djdjdk03-01”@“陈风暴烈酒”:“你头上多出了几顶了‘军国主义、种族主义、自由主义和威权主义’的帽子。”“雨雪雨雪”:“话说超越民族国家感情,认为必须有个盟主,这不是左壬的习俗吗? 什么时候民族主义者也需要跨国互相共情了?敌方的英雄就是我方的仇敌才是民族主义的打开方式好么?”“111”回复“呵呵哒”:“话说反黑逗士们对俄乌战争是个什么态度,采访下,是和右壬完全重叠的还是?”“马丁.路德”回复“雨雪雨雪”:“这不是我要的右翼。”无需调查疲于劳作者而只需对有精力隔空互怼的“知乎”网民窥斑知豹,国人对皇汉主义的认知何等混乱!

    比如“知乎”用户“在南极钓企鹅”认为:“俄乌战争是鉴别皇汉和粉红的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对于皇汉来说,一个屡次犯贱侵略我国的国家天生就产生不了好感,再加上‘侵略他国’这个debuff,大多数皇汉应该都是反对俄罗斯的。而粉红就不一样了,主子说什么就信什么。”小资扎堆的“知乎”用户对皇汉主义的一个最普遍的误解是这帮人只对古代历史上欺负过中国某个皇帝的外族入侵者恨之入骨,至于孙中山终结中国的帝制循环之后(甚至包括“非我族类”的蒙元与满清两大王朝)欺负过中国的外族入侵者则只会被大汉族主义者恨之入骨,尤其是正在把导致苏联解体的和平演变套路复制到中国的美国。这其实是对皇汉主义的界定过于狭隘了,不要以为皇汉主义带着一个“皇”字就有复辟封建主义的倾向而对孙中山普及于中国人民的民主观念不共戴天。简而言之,皇汉主义对一切曾经或正在欺负中国的入侵者都是恨之入骨的,尽管其矫枉过正的成分包括盲目排外、妄自尊大与不思进取等务须杜绝之处。“知乎”网站有一问:“俄乌战争真的算俄罗斯的侵略战争吗?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喜欢俄罗斯?”“神如海DarkWood”答:“一个讨厌拳师和皇汉的自干五,无论男女都无特权,元清同样是中国。因为很多人是美国手下的二鬼子,他们喜欢美国,自然会讨厌俄罗斯,但我和他们不一样。美国希望中国灭亡,俄罗斯不希望中国灭亡,(有皇汉又会跳出来说领土问题,领土是早已灭亡的沙俄抢的,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之间没有任何领土纠纷,俄罗斯也再对中国没有领土野心和要求),所以我讨厌美国,不讨厌俄罗斯,道理就这么简单,喜欢美国的人。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你们为什么喜欢一个做梦都想中国灭亡的霸权国家?还是说‘中国灭亡’这件事对尔等是有利的?”此类言论对皇汉主义者的认知是不是误区太多了?

    说到这里就有必要回顾一下皇汉主义的基本主张了:第一,否定中国历史上以蒙元、满清为代表的蛮族政权的合法性,认为这些蛮族政权的历史其实是中国的亡国史,北方蛮族对中国的侵略、奴役与破坏是中国文明到了近代越来越落后于西方列强的根本原因;第二,认为中国文明是人类最优越的文明之一,宋明两代的中国文明是世界上同时代最优秀且有远大发展前途的文明,中国复兴的根本方略是先接续后复兴宋明亡国之前的中国原初文明,而不是照搬西方列强的某种主义或制度;第三,反对任何形式的全盘“西化”(包括“马列化”),但又不排斥与儒家的“民为贵”等民本主义观念近似的西化民主观念,赞成在坚持汉文明主体地位的基础上对西方列强的“优越之处”广泛深入的学习,反对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与民主制度存在矛盾的说法;第四,反对近代中国自“新文化运动”以来盛行的反传统主义或逆向种族主义,反对任何以这二种主义为基础的“西化主义”,认为这两种主义是20世纪中国一系列政治灾难的内在根源,唾弃虚伪而内残外忍的“博爱主义”、“国际主义”、“世界主义”与“文化多元主义”,提倡汉本位主义,主张以关爱本民族同胞为第一义;第五,倡导汉族民众对汉族传统文化经典的全面学习与深入研究,支持对公羊学、宋明理学、心学与明末启蒙思想等儒家学说的精耕细作,主张全面复兴以儒墨道法为代表的汉族传统的哲学语思想;第六,认为汉族是中国的创建者、领导者与绝对主体,其他民族只应以少数族裔形式继续存在于中国,主张废除多元中国论与“伪中华民族”,建设中国为汉族主导的真正民族国家,认为汉族文化就是中国文化且少数族裔有接受汉族文化的义务;第七,主张废除计划生育,改为鼓励生育,恢复传统生育文化,主张逐步恢复汉族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例到原有的正常水准,即现行削汉人口制度出台之前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比重;第八,主张废除一切“民族优惠政策”,改“民族自治区”为正常的行政区;第九,主张恢复汉服与汉族传统的礼仪、节日、艺术、历法与风俗;第十,反对外来宗教对中国的渗透,尤其是反对假借传播“民主”之名而趁机推销外来宗教的去中国化行为,主张复兴以“敬天法祖”为核心理念的中国本土信仰,支持道教发展并鼓励重新建立宗祠与宗族体系;第十一,原则上反对移民,但以婚姻为目的而移民中国的外国女子以及为中国提供资金与技术等或有特殊贡献的外国人可根据具体情形逐步归化;第十二,反对堕胎、同性恋等破坏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西化”行为;第十三,呼吁尊重汉族传统家庭伦理的价值观,主张“男有分,女有归”的男女平等而反对“伪女权主义”;第十四,反对矫枉过正的“动物权利主义者”、“环保主义者”与反自然的转基因食品;第十五,认为东亚与东南亚是中国的传统势力范围,中国应在此区域内取得领导地位,赞成适当的“大亚洲主义”,呼吁重建汉族文化圈;第十六,认为维护在世界任何地区的汉族的权益是中国政府的天然义务;第十七,主张在全球范围内加强汉族文化的输出以扩大中国文明在海外的影响力,推动华夏文明的普世化以抵制各种版本的犹太一神教扩张主义;第十八,主张彻底推翻过去以“历史唯物论”、“西方中心论”、“版图中国论”、“多元一体论”、“中国历史停滞论”、“二千年专制黑暗论”、“中国文化劣根论”等歪理邪说为基础而形成的自虐史观,主张以理性的方式与自尊的态度重新审视与论证“皇汉”的历史,建立合乎事实与逻辑的“皇汉史观”……对照以上主张,皇汉主义者当然即反对有过“黄鹅”野心的沙皇俄国又反对正在分裂中国的美国,对激战正酣的俄乌战争持看戏心态也就不能理喻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等中国传统经典智慧在皇汉主义者那里更会被淬炼的炉火纯青,而这恰恰是只会对冲突与战争嗤之以鼻的和平主义者望尘莫及的。皇汉主义拥戴的儒家弟子常被戏称为坐而论道的书呆子,但何以与皇汉主义背道而驰的和平主义者也会犯那种假大空的毛病?

    说穿了,皇汉主义思潮在俄乌战争期间的反弹其实是对“侵略”矫枉过正的和平主义论调的又一次矫枉过正。针对俄乌战争的和平主义典型言论是:“台湾收复与否都不重要,网民只求不打仗。什么‘国家兴亡’、‘民族大义’都是虚的,对老百姓没什么意义。一打起仗来都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大陆的经济被拖累,台湾的人民更遭殃。不要做好战分子,我们只是反战”……不得不说,这种观点的确很有迷惑性,但他们的根本问题在于把国家主权与人民利益堆里起来而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直至走到极端而不思两全之策。在基本宗旨此起彼伏的今天,谁都没把握无条件地奢谈和平。大家的最终目的其实都是和平,但为了长期的和平而偶尔靠暴力手段“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也是在所难免的,尤其是不得不面对迷信暴力手段的来犯者时。是的,鼓吹战争的确有点像教唆杀人,但一味地回避战争何尝不像电脑不装杀毒软件的慢性自杀?“好战必亡”,“忘战必危”,两个极端都走不得。不拿起武器去夺回本属于自己而却被挖墙脚的现实利益,后果就只能是“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无条件的要和平,不是善良或单纯,而是短视或虚伪,说难听点就是非蠢即坏。“是疖子早晚要出脓”,在世界各地仍然充斥着各种矛盾与冲突的21世纪,一味地回避战争则只能拖延问题,不是庸政作祟就是懒政作怪,所以恰恰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如果冲突还能避免则当然要尽力避免冲突,当冲突无法避免时则最好不要被动挨打。不懂防微杜渐的和平主义者往往是早就知道别人一直在对自己虎视眈眈却还是要等到别人欺负到头上再还击,然后说“看吧,我们从不主动挑起战争,我们赢在了道德的起跑线上!”回避战争就一定能换来和平吗?现在不会,在共产主义理想实现之前一直都不会!假装看不见任何矛盾与冲突,然后却说这就是“和平主义”,其实质则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俄乌战争期间国内各种和平主义论调似乎正在以“政治正确”自居,像女权、动保、中医一样越来越魔怔,但凡事过犹不及,否则与和平主义针锋相对的皇汉主义就还有可能死灰复燃甚至甚嚣尘上。

    继承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中国知识分子当如何看待俄乌战争的是非之争?马克思主义认为战争可分为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而马克思主义者毫无疑问会支持正义战争而反对非正义战争,比如反对日军偷袭珍珠港而支持美军核轰广岛、长崎,这就与不分青红皂白反对一切战争的和平主义者分道扬镳了。进而,马克思主义者主张联合一切正义战争的支持者组成统一战线孤立非正义战争的支持者,那么俄乌战争中谁是正义的或谁是非正义的?只要对照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就能一目了然了,冷战期间形成的“确保相互摧毁的核恐怖均衡”维持了脆弱的国际和平,尤其是避免了核大国之间互扔核导弹而危及全人类的生存的核大战,所以凡是有可能打破这种均衡的军事冒险都可被视为对这种国际和平的挑战,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会基于对核大战的忌惮而将此类军事冒险视为非正义,比如卡斯特罗把萨姆导弹拖到美国的家门口而让苏联有可能瞬间团灭美国却无须担心肯尼迪有充裕的时间报复。同理,泽连斯基想把北约国家的核导弹拖到俄罗斯的家门口也是非正义的,如果这种想法变成现实则也会遭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当然,如果普京能说服泽连斯基放弃这种想法则俄乌战争根本打不起来,但普京能说服泽连斯基吗?和平主义者在这个问题上似乎不太可能实事求是,何况美国“先发制人”的军事战略连这种说服也毫无耐心与预判可言?!如果认为俄罗斯先发制人于乌克兰的上述军事冒险是非正义的,那就也要一视同仁地认为美国“先发制人”的军事战略是非正义的,否则任何“和平主义”的杏黄旗都是不完整的,而现在国内的绝大多数自我标榜为“和平主义者”的反战人士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双重标准,尤其是对美俄两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博弈毫不掩饰地“拉偏架”。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既反对皇汉主义者对美俄两国一概排斥又反对和平主义者亲美反俄,至于既亲美又亲俄的“中间派”(其实是不分是非的骑墙派)与反美亲俄的政治强人崇拜者则不值一驳。那么马克思主义者当如何在俄乌战争中“选边站”?这个问题恰恰也是美国的政客们急于让中国政府表态的,但只要俄乌战争尚未尘埃落定,从官方到学术界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应以“劝和促谈”的外交政策初步导向为最大公约数,因为乌克兰把北约国家的核导弹拖到俄罗斯的家门口或俄罗斯吞并乌克兰的非正义之举都还只是有可能性而不宜过早定论。所以,我们应根据事态的变化不断调整统一战线:如果是乌克兰获胜后将北约国家的核导弹拖到俄罗斯的家门口,我们就应组成反对乌克兰的此类军事冒险的统一战线;如果俄罗斯获胜后涂冰乌克兰,我们就应组成反对俄罗斯的此类军事冒险的统一战线。美国对俄乌战争的态度显然是与这种“劝和促谈”的外交政策初步导向背道而驰的,对台湾问题的态度何尝又不是如此?尽管台湾不是主权国家而实现国家统一是有毫无争议的正义性的,较之于俄罗斯对主权国家乌克兰的军事冒险企图先发制人,我们的和平统一政策导向可谓早已对台湾仁至义尽了。尤其是如果泽连斯基的军事冒险企图一旦变成现实,蔡英文势必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有样学样,到那时和平主义者还好会对皇汉主义者有各种抹黑吗?我看还会,因为这种人只对美国反对的战争有“洁癖”,否则发动战争更多的美国政客们早就该被他们骂到自杀谢罪了。毋庸讳言,一旦和平统一台湾的一切渠道都被公认为统统被各路反共势力堵死了,从官方到学术界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应与皇汉主义者组成统一战线孤立所谓的“和平主义者”而明确支持武统台湾。

    当然,皇汉主义者也不宜因此而提前弹冠相庆,因为泽连斯基获胜而刺激蔡英文有样学样的概率毕竟不高。“知乎”网站有一问:“普京宣布在顿巴斯地区展开军事行动,乌克兰外长称「普京发动全面战争,乌克兰将自卫」,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指尖流逝先森”答:“……不要看到中国网民口嗨要打日本,要打韩国,要打东南亚,要攻占印度尼西亚就觉得天要塌了,就觉得法西斯化了,就觉得‘要run了要run了’。你这属于被迫害妄想症。中国这些口嗨的,包括‘皇汉’,有政治力量吗?有政党组织吗?除了在qq群里发色图,朋友圈里发动态自我高潮之外有任何能付诸于实质行动的做法吗?不用迟疑,压根没有。东边的日本极右翼都比国内的强,好歹人家还能组织几百个沙雕跑到靖国神社去穿二战军服。北边的俄罗斯右翼那就更牛逼了,能把沙皇后代找过来搞个‘盛大的婚礼’,不知道的真以为他们要重建第三罗马了。有军事力量吗?不说别的,咱们北边的极右‘光头党’、‘皇俄’,人家有军事化夏令营,培养着下一代‘皇俄’,人家还有半军事化的民兵组织,是那种拿着自动武器的‘皇俄’,除此以外,连俄罗斯军队里都已经混入了大量‘皇俄’,这次进攻乌克兰,我觉得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这帮军队‘皇俄’会不会下克上,完全不听指挥部的命令,自己带队在乌克兰乱冲一气。中国的所谓‘极右翼’,网上虚空请愿打日本,下了网络年纪大的开始关心柴米油盐今天多少钱,年纪小的开始继续加班996。一帮既没有政党组织力量,也没有军事力量的口嗨怪,你觉得和北边这帮真的能胁迫总统发动战争的极右翼是一回事吗?回到事件本身,不开玩笑的说,除非你是完全否定战争的和平主义者,除此以外我觉得不管你抱有什么样的政治倾向,你都应该对这次战争抱有正面态度。如果你是一名右翼的民族主义者,你应该为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而感到高兴,因为俄罗斯在东欧的行动,必然会让欧洲的局势升温,这也就意味着美国一定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俄罗斯这边,而东亚的力量会有一定程度的萎缩。简单地说:就是没准这次又给中国争取了十年时间,甚至更久。上次是阿富汗的911,这次就是毛子进攻乌克兰。如果你是一名左翼的共产主义者,那你更应该为此而感到高兴,因为乌克兰现在搞的就是新纳粹主义,对着老红军执纳粹礼的就是这帮王八蛋,总统泽连斯基甚至和一个79岁的老纳粹分子交流……这场战争就是一帮大俄罗斯主义右翼在惨烈的殴打乌克兰法西斯右翼。右人打极右人了属于是,所以你不是更应该为这种戏码喝彩,并且希望这帮沙雕极右分子两边死的越多越好吗?我反正是巴不得这俩多打,当个纯粹的乐子人。如果你是个反对一切战争的和平主义者,你为此而感到悲伤和痛恨,我表示理解,但是希望你要做好准备,因为从这场战争以后,国际局势必然更加扑朔迷离,旧的国际秩序可能要崩溃了,这也必然伴随着地区越来越多的战争,下一场战争也许就在中东的以色列旁边。如果你是个对叙利亚战争没有任何表示,对利比亚战争也没有任何表示,对以色列轰炸叙利亚更没有任何表示,唯独对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表示了愤慨,那你的成分我不说,在座的各位也都知道了。”如此对皇汉主义者与和平主义者各打五十大板当然也不对,但相比之下暗示后者的亲美倾向还是比蔑视前者的法西斯主义倾向要靠谱一点,因为后者绝大多数是有双重标准的伪和平主义者而前者强调儒家文化对东亚与东南亚的“大一统”导致中国特色“内卷外溢”而不是美国特色“外卷内溢”,对二者都不宜眉毛胡子一把抓。


    “知乎”网站有一问:“如何评价 2022 年俄乌战争开始后中国互联网上的乱象?”“朔夜时雨”答:“……还有一类人数不少的民族主义反对派即皇汉,只是鉴于在俄乌战争这件事上皇汉没有独立出来作为一种势力所以没说……”该评论对皇汉主义在中国的非主流地位的界定还是较为客观的,但对其在俄乌战争期间的看戏心态的认知则无疑是本末倒置了。如果继续污蔑爱穿汉服招摇过市的皇汉主义者是法西斯主义者,以后的各级“两会”还能让少数民族代表穿着自己所属民族的传统服装去开会吗?但也毋庸讳言,真正的皇汉主义者是缺失马克思主义者构建“自由人的联合体”的自觉与视野的,这才本该是矫正皇汉主义的统一战线正道,尤其是俄乌两国人民都要为战况焦灼而付出更多的代价时。

    美国驴象两党要么只做不说要么又说又做的“美国优先”的关键当然是WASP优先,皇汉主义的“中国优先”则有必要说清楚汉族应在哪些方面优先、凭什么优先以及应以何种方式优先,俄乌战争里的各路民族主义者亦然。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