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对于危险的生物实验和生物军事活动,国际社会专门制定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而美国在这个公约下的记录十分不光彩。

    近期,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活动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切,但美方一直遮遮掩掩,未能就此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这不禁让人想到,从用黑人做梅毒人体实验,到美军实验室把活性炭疽样本“误送”到多国,美国在生物实验乃至生物军事活动方面乱象重重,给全球带来祸害。



    2005年10月29日,在罗马尼亚禽流感疫区,医务人员正在收集死去的鸭子。(新华社发)

      

    一、冰山一角


    乌克兰境内候鸟可能携带的高危病原体、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非洲猪瘟……这是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网站上明确列出的“活跃研究项目”。美国副国务卿纽兰3月8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听证会上承认,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美方正同乌方合作,防止相关“研究材料”落入俄军手中。


    3月10日,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基里洛夫称,俄国防部已获得有关美方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研究如何通过候鸟传播极危险病毒的信息。3月24日,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称,俄专家发现了美国国防部直接参与在乌克兰研发生物武器部件的新证据,有文件证实美国五角大楼批准了主要目标是对乌克兰特有的高危病原体进行分子分析的“UP-2”项目。


    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注。英国利兹大学环境毒理学名誉教授阿拉斯泰尔·海说,美国一直通过一项后冷战计划在乌克兰支持各种实验室,“目前尚不清楚美国为什么需要支持这项工作,以及为什么它没有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进行”。


    卢旺达外交与安全专家埃梅里·恩齐拉巴蒂尼亚说,这是美国进行的秘密生物实验,背后动机以及高危病原体泄漏相关风险是国际社会严重关切的问题。土耳其医学生物学和遗传学专家科尔库特·乌卢詹说,美国应将其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公之于众并接受监督,“假如真出现了泄漏,秘密进行的研究失控,那结果可能会是灾难性的”。


    美国在乌克兰进行的生物实验活动还只是“冰山一角”。叙利亚政治问题专家穆罕默德·奥马里指出,资料显示,美国在全球30余个国家资助和管理着300多个生物实验室。



    2014年10月14日,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工作人员将感染埃博拉病毒死亡者的尸体带离居民区。(新华社发)


    二、黑暗历史


    追根溯源,美国本土的生物实验乱象早有“黑暗历史”。


    在20世纪,美国生物实验的一大丑闻是以黑人做人体实验的“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美国公共卫生部门自1932年起在亚拉巴马州与塔斯基吉学院合作,以数百名黑人为实验对象,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资料显示,美国政府掩盖相关实验真相长达40年,直到1972年,才首次出现关于此事的新闻报道,实验因被曝光而在当年终止。


    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是美国生物军事化活动的大本营。该基地中的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问题最为突出,且存在与新冠病毒关联的诸多疑点。德特里克堡基地继承了侵华日军“731部队”的魔鬼遗产,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拥有美军方唯一的P4级实验室,储存了几乎所有已知的高致病性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天花病毒、鼠疫杆菌以及非典(SARS)冠状病毒等。


    美国是全球头号科技、军事强国,但却管不好自己军方实验室里的炭疽杆菌。2004年至2015年间,美国犹他州达格韦试验场的军方实验室向外寄出86组炭疽杆菌样本,它们本来应该已彻底灭活,但收到样本的实验室被吓了一跳,炭疽杆菌居然仍有活性。后来调查分析了仍在保存中的33组样本,发现其中17组炭疽杆菌仍存在活性。“炭疽乌龙”事件在2015年曝光时,全美50个州都收到了可能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


    这一事件的影响还从美国本土外溢至世界多地。调查显示,相关炭疽杆菌样本被分发至韩国、日本、英国等9个其他国家。



    2015年11月26日,医护人员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大清真寺外工作。布鲁塞尔大清真寺内26日发现装有白色粉末的可疑包裹。警方疏散了大清真寺内的人员,工作人员携带检测炭疽杆菌的设备到场调查。(新华社记者周磊摄)


    三、美国之祸


    驻韩美军的“朱庇特”生化实验计划因“炭疽乌龙”事件而曝光,引发韩国民众愤怒和抗议。今年3月21日,韩国釜山市居民“关于釜山港美军实验室去留”投票促进委员会联合韩国和平市民网络等多家民间团体举行集会,要求驻韩美军全面关闭和撤走设在韩国境内的生化实验室。据韩国《伽倻日报》报道,该委员会情况室室长田伟峰(音译)表示,美国的生化实验室只为实现美国利益,对所在国来说是不幸的根源,韩国应尽快关闭和拆除境内的美军生化实验室。


    在中亚,美国也在多地资助生物实验室,民众对此持负面看法。据今日哈萨克斯坦通讯社调查,92%受访哈民众反对美国资助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俄罗斯“连塔”新闻网报道,2013年美国军方启动KZ-29项目,在阿拉木图生物研究所研究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一年以后,在哈萨克斯坦和格鲁吉亚等地,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例数出现抬头。欧亚分析俱乐部负责人尼基塔·门德科维奇认为,不能排除美方工作人员在哈萨克斯坦与格鲁吉亚之间转移病原体过程中出现泄漏。


    叙利亚政治问题专家穆罕默德·奥马里说,美国之所以在其境外建立大量生物实验室,或许是让本土远离实验室可能产生的危害,且将其作为工具破坏他国生物安全。


    对于危险的生物实验和生物军事活动,国际社会专门制定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而美国在这个公约下的记录十分不光彩。1997年,美国被古巴指责散布一种农业害虫,这是全世界第一次有国家被指责违反公约并导致缔约国正式开会讨论。另外,心虚的美国多年来还一直独家反对建立《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多边核查机制。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