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input>
  • <menu id="g62sk"></menu>
  • <nav id="g62sk"></nav>
  • <object id="g62sk"><acronym id="g62sk"></acronym></objec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 <object id="g62sk"></object>
  • <menu id="g62sk"><u id="g62sk"></u></menu>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tt id="g62sk"></tt></menu>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input>
    <input id="g62sk"></input>
  • <input id="g62sk"><u id="g62sk"></u></input>
    <object id="g62sk"><u id="g62sk"></u></object>
  • <input id="g62sk"></input>
    <menu id="g62sk"></menu>
    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没收(哄抢)俄罗斯资产的行为,正在打开“潘多蓝盒子”......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它为什么会在此时爆发?美国在此战中扮演社么角色?它使用的什么手段?俄罗斯如何应对?它的最终结局如何?它对世界格局影响如何?其他国家从中得到什么启示?



    丘吉尔说:不要浪费一场危机。

    每一场世界级的危机,都意味着对现实的重大改变,灾难、伤害会波及到每一个人甚至长久地影响着后世。

    2022年2月24号爆发的俄乌战争就是这样一场世界级的危机。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夫说:“距离一场严重的全球危机、能源和粮食崩溃、所有集体安全系统都失灵以及很快就(可能)发生大规模核爆炸,只剩几步之遥了。”


    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没收(哄抢)俄罗斯资产的行为,正在打开“潘多蓝盒子”......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它为什么会在此时爆发?美国在此战中扮演社么角色?它使用的什么手段?俄罗斯如何应对?它的最终结局如何?它对世界格局影响如何?其他国家从中得到什么启示?中外思想者不能不回答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

    乌克兰战争是一场奇特的“战中战”,也可称之为大争中的小战,冷战中的热战。就其军事层面而言,乃是前苏军的内战,本无多少亮点。由于俄罗斯杀鸡不仅没有用牛刀,连菜刀也没用而是用了水果刀,前期只使用了不到10万人的军事力量,而乌克兰拥有六十多万平方公里,正规军25万多,预备役近100万。

    素有大陆军传统的俄罗斯军队,在战场上没有展现出如美国惯用的猛烈空袭,连对付车臣叛军时的斩首行动也没有实施,陆军甚至没有打出第二次大战时的气势,颇让世界军迷失望,也让美欧和以色列等现代军事先进国家的观察员感到困惑。后期俄军虽然使用了高超音速导弹和苏-57隐身战斗机,也只是用于对乌点状军事目标的打击,并未对乌克兰国家战略设施进行瘫痪。很多人期望中的闪电战变成了消耗战。另一边,乌克兰虽拥有以逸待劳的防守之便,且有欧美新式武器的支援,也没打出像样的反击。总之,此战缺乏现代战争的“观赏性”。

    但是,战争不是体育比赛的开幕式,而是政治的继续。普京从一开始就宣布不占领乌克兰,也不以推翻现政权为目的,而只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说白了就是“教训”一下点到为止,只要乌克兰承诺不加入北约即可。其他条件能实现就实现不能实现以后再说。另一面,乌克兰总统在得到北约明确的拒绝之后,一度也非常失望,对尽快谈判结束战争态度积极。然而,美国不希望战争这么快停下来。于是,几轮谈判恍如儿戏,战事开始陷入焦着——这正是美国给俄罗斯设定的阿富汗式陷阱。

    此战,表面上是俄乌在军事层面上打,实际上却是美俄在经济和政治层面上“打”。特别是美国联合欧洲,发动世界经济大战,对俄罗斯在世界上财富的大哄抢,以及包括生物手段在内的全面绞杀,这才是真正触目惊心的——只是这种狠毒手段在幕后,很难直接“触目”。恰恰这一点,最值得当今世界大国关注和警醒。这也是美国日后对付其他大国的基本套路和战略底牌。

    戴旭解析乌克兰战争(一):战中战:俄乌两国恩怨与美俄三代“世仇”
     
    表明上看,是俄罗斯在战役层面上进攻乌克兰;本质上说,则是美国在战略层面上对俄罗斯进行围攻,而俄罗斯被迫进行自卫反击。这就是美国策划、俄乌执行、整个西方参与、其他国家被卷入的一场战争。

    乌克兰战争是美苏冷战的继续。至少从1991年苏联解体时起,美国就已经开始了肢解俄罗斯的战略计划,只不过这时的俄罗斯正满心欢喜地以为冷战结束,自己可以从此融入西方,和美国共度蜜月了。俄罗斯甚至提出加入北约。但是,它始终被友好地拒之门外,而其他独联体国家则被热情地邀请并接纳。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独立,并在美国的诱惑、怂恿、操纵下出现与俄罗斯的矛盾。

    关于俄、乌为什么会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普京在战争开始时的讲话中进行了系统阐述。概言之,俄罗斯一直视乌克兰为自己人,而乌克兰却一直梦寐以求地想加入欧盟和北约,而北约和欧盟一直与俄罗斯作对。在俄罗斯与美欧关系陷入冷淡和敌意越来越重之际,俄乌矛盾于是加剧,各种问题日积月累,终于导致战争。

    俄乌两国的恩怨,几乎是立即就勾起了美俄间的三代“世仇”。

    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夫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反俄癔病,19世纪和20世纪就已有之。在俄罗斯联邦(新)建立三十年来,美国及其仆从国已经培育起了这种疯狂的‘仇俄症’的土壤”。

    其实,这种“仇俄症”还可以上溯得更久远。俄罗斯一诞生就被西方视为“蛮族”,以后又因为东正教被西方主流基督教视为另类,再后来又被视为“残暴”的蒙古帝国继承者和大英海洋帝国的威胁者,20世纪初又因为俄罗斯成为苏联,其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与整个西方尖锐对立,苏联庞大的核武器数量和常规军团特别是坦克洪流,直接威胁整个西方生存。美国组织北约,就是以防御、猎杀苏联为目标。

    曾担任卡特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堪与基辛格齐名的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1986年出版的《竞赛方案》中这么说:美苏之间的竞争,不仅仅是两个国家的竞争,更是两个帝国体系间的竞争,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两个国家为了全球优势而竞争。双方既不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争,也不是基督教和东正教之争,更不是什么文化之争,虽然这些“之争”始终都存在。

    布热津斯基
    双方都是有着强大扩张基因的民族:美国是英国扩张到美洲后分家另立门户的亲生子;苏联则是从扩张成性的沙皇俄国变体而来。双方都是从一***就扩张。一个擅长海上扩张,一个习惯陆地扩张。而地球就那么大,所以,双方迎面相撞,对抗、对决,是历史的必然,只是时间碰巧赶到了19世纪(英与沙俄)、20世纪(美苏),并在21世纪(美俄)继续展开。整个19世纪发生在欧亚大陆两端的著名战争如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与克里米亚战争等,背景都是英国试图封堵沙俄下海。直到20世纪的苏军入侵阿富汗,美国大力支持阿富汗游击队,战略意图也是如此。如果说美国英国和俄国还是远距离互相角逐,到了美苏时代则是短兵相接。

    其实,作为旁观者,稍加分析就能看出,当年英、俄远距离对抗隔空交手难分高下,到了美苏直接博弈,结果必是美胜苏败无疑。这是由美苏双方的国家性质和整体实力决定的。

    布热津斯基所说的“两个帝国体系”,其实有着本质的不同:美国是海洋性世界帝国体系,俄罗斯则是大陆性地区帝国体系。前者是装配着资本主义新发动机,后者则还是鞥建王朝的老发动机。

    美国想干掉苏联称霸世界,是资本主义到了垄断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资本追逐利润的强大甚至疯狂的自然冲动。到20世纪,挟两次世界大战战胜国之威,美国已经是世界资本主义第一大国,没有全球的资源供应和全球市场保障,它的资本主义国家体系怎么运行下去?所以,美国必然会沿着英国全球扩张的老路走下去,走到全球,谁挡它它就弄死谁,即使不挡它但你只要有它想要的东西,它也会弄死你,比如伊拉克、利比亚;不能一下弄死,也会慢慢想法弄死,如伊朗、委内瑞拉等。

    它的军队战略直接以三个“全球”标明:全球机动,全球到达,全球交战。它在全球驻军,海外基地近千个,它的十个航母舰队,控制着全球最重要的十六条海峡。它的战区按照世界地图划,所有国家都在它的战区内。你要想活就得听它的,给它送钱,如日本、欧洲、中东很多国家等。它胃口大,吃得多,所以就需要更多的东西,它也因此更强壮。美国的鹰派政客说美国就是锤子,而其他国家都是钉子。在美国的眼里,它认为自己就是个猎人,而别的国家只有两类,或者是跟随它的走狗,或者是被它瞄准跟踪的猎物。他手里的一切东西,外交,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统统都是武器。


    俄罗斯在1917年以政治上的化学反应变体为苏联之后,迅速地使自己强大起来。这一年,英国人乔治.马嘉尔尼说:“俄罗斯不再是遥远星空中发着微光的一点星火,而是宇宙中不容忽视的一个伟大星球。它的运行影响着周围星球的轨迹”。苏联的强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惊人的实力表现出来。但是,当苏联和美国展开全球对抗的时候,它自身的一个天然“基因”缺陷也显现了;它已经拥有非常大的地盘,资源极其丰富,而它人口少,国家经济体制采取计划经济,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根本就没有抢占全球市场和资源以追求商业利润的内在需求。那它跟美国争什么“霸”呢?为了政治理想?而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既然苏联并没有内在机体上的经济需求,所以,也就无法产生争夺世界资源和市场的原生动力。在持久的对抗中它体力不支败下阵来是必然的。

    更何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损失人口是全世界最多,物质损失也是全世界最大,可以说是个伤痕累累的伤兵;而美国却在二战中大发横财,膘肥体壮。苏联固然一度军事强大,但这是以牺牲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为代价,畸形催生出来的。军事为政治服务的,政治又是为经济服务的。没有健康的经济,绝不可能有持续强大的军事。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在全球采取战略攻势,根本就是无的放矢,空耗国力。美国顺势放大苏联的战略错误,故意搞出一个军备竞赛,诱使苏联把巨额资源浪费在毫无用处的陆地军事力量和茫茫太空,以及有用但不实用的核武器上,而它自己则连续实施高边疆战略、信息高速公路战略,集中全力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在社会整体技术形态上完全超越苏联。由于苏联对世界发展趋势判断不清,特别是对自身国家战略定位失误,导致苏联在盲目的对抗中耗掉了社会主义给它带来的巨大红利,在有限的能力(动力)与无限的目标间出现可怕的断裂,在至关重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即计算机和信息化革命中,完全落在美国和西方后面,并在科技、工业和经济层面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这才是最根本最彻底的失败。加之苏联内在的政治体制缺陷,全党全民信仰丧失,内政方面的民族政策和外交政策层面特别是对华关系出现重大失误,美国持之以恒的信息思想战培育的力量厚实的“第五纵队”,在外部反苏势力的推动下日益坐大等等,在内因和外因的共同作用下,苏联终于一败涂地。苏联解体又随即引发后续包括乌克兰问题在内的一系列问题。普京此次对俄罗斯人民发表的长篇讲话中,对此有过深刻的阐述。

    似乎可以把美苏这两大帝国体系的冷战对决比作一个山头上的虎熊之争:美洲虎觅食巡山到欧亚大陆发现了棕熊。在熊看来,美洲虎是外来者威胁者,因此它必须奋力拼搏抓伤它、赶走它,然后冲下山去看看海;而美洲虎想的是如何制服它、吃掉它,将此山的猎物都作为自己的库存。虽然在其他动物看起来,二者是在争夺山头霸主地位,但其实二者各自的目的完全不同。代入到国际政治现实中,虽然看起来是美苏各领了一帮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小伙伴在冷战,但苏联从一开始就没有肢解、占领美国的打算;而美国正好相反,必欲置苏联于死地,将掠夺其势力范围及其本土的丰富自然资源为基本目标,用中国古语说就是“食其肉,寑其皮”。

    从传统文化基因上看,俄罗斯可以大体看做蒙古游牧帝国陆地扩张主义的继承者;而美国则是海洋霸主大英帝国世界扩张主义的继承者。前者的目光始终没有超出欧亚大陆;而后者从一开始就是跨洲际征服。时至今日,苏联也好俄罗斯也罢,影响和势力范围基本上就是在欧亚大陆上伸缩,基本没有超出欧亚大陆,尽管彼得大帝和他的后继者不停地向南方冲刺,想要在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上拥有出海口。正如人们后来看到的,俄罗斯虽然冲破英美围堵,拥有了黑海、波罗的海和太平洋上的不少出海口,但是,它依然还是陆地大国,在卖掉阿拉斯加之后它再也没有立足过美洲;而继承了英国殖民遗产的美国则在控制了美洲、非洲、澳洲之后,又控制了大半个欧洲、大半个亚洲。

    在围堵俄罗斯下海的持续努力中,美国在继承英国海洋帝国遗产的基础上,成长为人类历史最大的海洋帝国,组建了全球海洋国家联盟,形成对俄、中、伊等半岛型或大陆型国家的全球包围。只看看中国周边就知道,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英国等组成的所谓“5432”阵型就窥一斑见全豹。以此为基础,它正在做的就是从欧亚大陆的两头向中心挤压,想像铁钳夹核桃那样,把欧亚大陆上代表三大文明的三个大国——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全部挤碎,以完成对欧亚大陆的全面控制,实现其全球帝国的最终目标。而要控制欧亚大陆,就必须控制中亚。这是从麦金德时期西方就有的共识,到了布热津斯基,只是把这一构想论述的更加详尽细致而已。

    在苏联解体后,布热津斯基仍然认为,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俄罗斯依然是美国最大的地缘对手,要持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活动空间,最终将其制服,纳入美国的全球秩序之下。为此,布热津斯基建议美国不仅要联合中国、印度、法国和德国等四个“地缘棋手国家”一起挤压俄罗斯,还要善加利用乌克兰、阿塞拜疆、土耳其三个地缘支轴国家,特别是乌克兰,因为“一个独立的乌克兰,将在根本上动摇泛斯拉夫统一运动的合理性”。布热津斯基很早就认为普京想要把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等斯拉夫族兄弟组成复活苏联的核心。

    美国一边继续肢解俄罗斯,一边又严密提防苏联复活。而普京在独联体基础上推行的欧亚联盟战略,在美国和西方看来就是这样的计划。于是,北约东扩,挖俄罗斯墙角的同时把俄罗斯逼到墙角,伸展自己手足的同时砍掉俄罗斯手足,就成了美国和欧洲的共识。美国利用这一“共识”,既削弱战略对手俄罗斯,又恐吓、控制不断有离心倾向的欧洲。美俄关系在世纪之交,起起伏伏,停滞、重启,博弈渐趋激烈,终至白热化,根由在此。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和2022年俄乌战争,已经可以看到美俄冷战全面升温的前奏。而夹在美俄之间似乎没有存在感的欧洲,其痛苦焦灼也是显而易见。在可以预见的时间里,美俄矛盾都将是国际政治的重心。虽然特朗普上台后试图把中国塑造为美国的主要敌人,众多美国政客也一再鼓吹中国威胁,但形势比人强,事实是最好的证明。


    中国虽然在经济发展上让一些美国人感到恐慌,但俄罗斯的核武库和巨大的资源诱惑,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垄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时代的美国潜在的贪婪和恐惧的神经。布热津斯基说:“对美国来说,俄罗斯实在太虚弱了,不配成为伙伴:但如只是作为美国的病人,俄罗斯又太强壮了。如果美国不创造出一种环境使俄罗斯人相信与跨大西洋的欧洲结成越来越有机的联系是俄罗斯的最好选择,俄罗斯就更可能成为一个问题。”

    可是,俄罗斯必须是不能“太强壮”才能融入欧洲。怎样才是不“强壮”的标准?那就是被肢解成几个或者更多小俄罗斯,到那时,这些小俄罗斯才会和那些前苏联共和国一样,放下武器(主要是核武器)被吸收进欧盟和北约。说白了就是掰成小块好消化。

    2003年,俄科学院院士,国家杜马议员利西奇金和数学物理学博士,俄科学院物理所研究员谢列平教授,在他们回顾苏联之死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信息心理战》一书中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新战争是原来那场反苏信息心理战的直接继续争夺俄国的资源和土地、使它肢解、消灭它的大部分人口将成为这场新战争的组成部分。新的信息战的特点是它的综合性.....美国是否实际上已经走上了希特勒的道路?希特勒用种族主义的因由来掩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的,而美国则是给地缘政治意图披上了人权和民主斗士的外衣....外部威胁越来越令人担忧。北约从国家的西面而来,已威胁到俄罗斯自身生存.....我们应该坚定地认识到,反对我们的信息战并非由于什么意识形态方面的考虑,它已经上升到文化的层面了。问题并不在于俄罗斯国家民主还是不民主,而是在于它是一个有雄厚资源和辽阔疆土的国家.....

    这就是社会主义的苏联和资本主义的俄罗斯都不会被欧洲和美国接纳的真实原因。

    在美国战略家眼里,一个死了的俄罗斯才是好俄罗斯。布热津斯基的设想是把俄罗斯分成三块:即欧洲部分的莫斯科国、西伯利亚国和亚洲部分的远东国;而另一些美国人设想把俄罗斯分成6至8个国家。普京在此次乌克兰战争开始时的讲话中说:他们“公开支持北高加索地区的恐怖分子,不重视我们在北约扩大问题上的要求和安全关切,退出《反导条约》,等等。可能你想问:为什么,俄罗斯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好吧,你不想把我们看作你的朋友和盟友,但为什么要与我们为敌呢?答案只有一个:问题不在于我们的政治体制或其他原因,他们只是不想要俄罗斯这样一个独立的大国。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答案。这就是美国对俄传统政策的根源,从这里衍生出了对我们所有的安全建议的态度”。

    如果说苏联和美国全球争霸是犯了第一个战略错误,那么幻想融入西方嫁给欧美则是俄罗斯犯下的第二个战略错误。在连续的被欺骗、羞辱、逼迫之后,俄罗斯面临最后的选择,要么愿意被肢解,要么进行大反击。俄罗斯选择了后者。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

    彩吧彩票